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啊啊戏装的高贵妃!

写作酱酱读作大魔王:

舍不得打水印 高贵妃这个造型真的是惊艳到我了 所以忍不住在领便当的今天画了

李易峰真的是山猫

中华土特产:

动物们也活的很辛苦呢(:3_ヽ)_

可爱死了

中华土特产:

动物化最后一弹了∠(ᐛ」∠)_

只为了看这个系列的可以取关啦_(┐「ε:)_

觉得好玩的请再多多宣传和去电影院支持电影哦(*๓´╰╯`๓)


请问,有谁会拒绝这只小可爱呢?

“Blue,你认识我。”

(源自2015年,午夜场,结束后半小时的草草画作,今天又被第二部暖心了,拿出来回忆回忆)

《汉克,马库斯和康纳的日常》

《汉克,马库斯和康纳没羞没臊的日常》

汉克将台灯的光调暗,康纳在衣柜里鼓捣了半天,选择了多年前汉克的一套旧睡衣。

汉克的睡衣大大的,穿在康纳身上垮垮的。

康纳爬上了汉克的床,平整整的躺在汉克旁边,像一具待机的诺基亚。

“康纳,转身。”汉克依靠在床上,忍无可忍的冲康纳命令。

康纳转了个身,摆了一个标准无误的侧躺姿式,眼睛直直的看着汉克。

“哦Shit…把你该死的眼睛闭上。”汉克突然觉得仿生人的技术还差得远。

“好的汉克。”康纳把眼睛闭上。乖乖的模样和熟睡的人并无两样。

汉克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康纳,无奈的按灭了台灯,缩进了被窝。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下,一丝一丝的照在两人的被子上,明晃晃,暗漆漆。汉克似乎睡得很香,他今天罕见的没有做噩梦,也没有头疼,他把这归功于临睡前的几杯酒和一个他并不愿意说出来却显而易见的原因。他的双人床不再空荡,被一具结实而修长的身体占据,对方高端的机能使得那具身体正在徐徐散发热气。

许久以后,黑暗中响起汉克轻微的声音。

“康纳?”

“我在这儿。”

对面闭着眼的仿生人立刻睁开眼睛,用明亮的深色眸子看着他。

“哦我忘了你这个仿生人并不用睡觉。”

“有什么事情吗?”

“康纳…当初在那个屋顶,你面对马上会逃走的异常仿生人为什么会选择救我。”

康纳的灯环变成黄色闪了一闪,平时冷硬的声音也轻轻响起。

“那一瞬间,我的数据控制中心演算了数十种行为会带来的后果,结果全都不太理想,我没有能力同时完成救你和抓捕仿生人这两件事。”

“所以?”

“而我被中心派来成为您的搭档,按照任务今后的完成概率,我的数据控制中心显示救你会对完成我的任务有绝对性的优势。所以我选择救你。”

黑暗中面对面躺着的两个人互相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康纳只收到了汉克的沉默作为回应。

最终汉克转了个身背朝康纳,很久很久后才传来他轻微的鼾声。

此时只剩下满屋子的寂静,满床的月光还有一直看着汉克背影的康纳。

趁着无人听闻的时候,一直都被动回答的仿生人竟然主动开了口,他对着那个背朝着他的人类轻轻说道:

“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想救你。”

没有人回答他,只剩下这间屋子里微妙的空气充斥在彼此的鼻尖。康纳的灯环剧烈的闪动,他被汉克经常认为“笨笨”的脑袋乱成一锅粥,奇怪的数据波动让他的处理器不堪重负。

也许他不该说出来的,但是这个特立独行的仿生人总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是吗,总憋着会让他的处理器不堪重负,散热失常,烫坏了汉克的床单就不好了。

这才是我选择说出来的原因,康纳很认真的这么认为。





完了,对于戴眼镜的康纳酱我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

*康纳酱我有罪带我回警局吧




当康纳得知他被派向底特律的地下组织当间谍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因为他知道汉克又要对他发火了。

“该死的!这个警局只有你一个警用仿生人吗!”

“汉克,这是我被制造出来的原因,我需要完成任务。最近一段时间你可能联系不到我了。”康纳一边给Sumo喂食一边安抚炸了毛的汉克。

离开家的那天康纳答应了汉克“你如果不安全回来以后我就天天吃汉堡和啤酒直到死”的要求。






地下组织的头目有购买仿生人作为贴身管家的想法,一来仿生人能力高,二来忠诚。

已经打入虎穴的警察卧底向头目推荐了仿生人,而康纳无疑是最佳选择。

这一把直接将康纳推向了虎穴最中央。






“史密斯先生,这是我为您带来的仿生人,RK800,警用仿生人,所有系统都已经被重置,没有发生任何异常,可以放心使用。”

“我看看。”暗灯下椅子上穿着黑色大衣的人转过来,起身。

“传说中一个人感染近万仿生人的,康纳,嗯?”



眼前带领他来的人听话的退到一边,康纳抬起头,目光直视眼前的男人。

阴影打在彼此的脸上,被称作史密斯的人,眼眶深邃,略带笑意,却让人感觉阴冷。而康纳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的检阅,那双经常因为Sumo的调皮而笑地眯起来的眼睛此刻平静的望着史密斯,明亮,澄澈,干净。

他穿着白衬衣打着斑驳领带,披着纯灰的硬制大衣,太阳穴旁的灯换被强行卸掉,没一丝仿生人的气息。





“抽烟吗。”史密斯笑着从昂贵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先生,我没有这项功能,但如果您乐意,我的身体可以自动过滤烟雾。”康纳很听话的张嘴,叼住史密斯递过来的香烟。

“我听说你很昂贵。”史密斯点起火,康纳适当的低头,点烟。

“的确,我的修理费用是底特律人民很难承受的。但您的话没有任何问题。”

“你似乎很了解我?”史密斯挑眉,气氛有些微妙。

“我的信息库没有您的任何资料,但我有学习功能以及信息搜索功能,我会努力成为您身边得力助手。”康纳学着史密斯的样子抽了一口烟,徐徐的突出烟雾。




烟雾在昏暗的灯光下弥散在屋子里,充斥在两个人之间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康纳闪烁的明亮眼眸在飘渺的雾气中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他有些生疏的抽烟动作配着这些颇有讨好意味的话很得史密斯的心。



“康纳。”

“嗯,先生?”



史密斯又靠近了一些,他快要与康纳脸贴脸了,如果康纳的灯环还在,现在大概是在闪烁着不安的黄色。史密斯伸手拿走了康纳嘴里的烟,叼在自己嘴里。



“我想你知道,黑豹会隐藏在黑暗里,只有在最后一刻才会伸出利爪。而黑猫也隐藏在黑暗里,它们在最后一刻却只会落荒而逃。”

“史密斯先生,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康纳对上史密斯的眼神,他的系统正在疯狂运转。



“我是说,宝贝儿,你今天很乖。”










外面站着所有等待的人,史密斯揽着康纳走向人群中央,康纳即将作为头目的私人管家被大家熟知。


嘴里的烟有些湿,是仿生人专用模拟唾液的液体,不过有些洁癖的史密斯没来由的却很喜欢这种味道。

他很愿意看到委屈成黑猫的黑豹真正露出马脚的那一天。



【END】

《汉克,马库斯与康纳没羞没臊的日常》

《汉克,马库斯与康纳没羞没臊的日常(2)》




马库斯没有和康纳汉克回家,他选择在卡尔的家里下车,这是他的来处,也将是他的归处。与马库斯道别,剩下的两人回到了汉克的家中。



“咔”开门。

一个黑影迅速扑了过来,略过汉克直接冲向了康纳,来不及躲闪,康纳被扑倒在地上。

“嘿!嘿!”康纳笑着抱住身上毛绒绒的大家伙,“看来Sumo今天心情很好啊,是想我了吗?”

身上的大狗“唔唔”两声,脑袋在康纳的胸口蹭啊蹭,颇是一副亲昵的模样。汉克看着身旁在地上磨蹭的一人一狗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吃里扒外,”默默开灯,“起来别忘了把旁边的衣架摆好。”

“好的,”从一旁钻出来的康纳的声音有些闷,Sumo一直在舔他的脸,引的康纳“咯咯”笑个不停。




仿生人没有人类细腻的触感,但经验告诉康纳以多大力度的抚摸会博得动物的欢心,当然对待此时此刻在桌子旁喝闷酒的某人也一样。

从Sumo身下离开,康纳走到汉克的背后。


“头又疼了吗?”

“嗯,没关系我喝一会儿就感觉不到了。”


康纳走近了汉克,把汉克手里的酒瓶拿开,双手轻轻按住汉克的肩膀,向后拉向自己。汉克知道他想做什么,默默的将自己的后背和头靠在站在身后的康纳身上。


“闭上眼睛。”汉克闭上眼。


康纳熟练的为他按摩太阳穴,等到汉克的眉头舒展,继而为他按揉肩膀,颈椎。

这让汉克回想起来康纳第一次为他做这些的时候,那是个雪天的夜晚,在警局,汉克为接二连三奇奇怪怪杂乱无章的案件头疼时,一直乖巧的坐在他对面的待机康纳,突然站起身,走过来为他按摩。

他的手法当时生疏极了,谁能想象得到一个昂贵的警用仿生人会主动帮你按摩呢?机械的手指按压的力度时重时轻,但是汉克没有像以往骂骂咧咧,他真的很累,需要休息。

康纳很聪明,或者说,他身体内的学习板块很高端,在不间断的分析汉克的心情后,他的按摩手法越来越好。这也是让汉克改变对仿生人的态度的理由之一吧…大概,反正汉克是这么想的。

意识回到现在,汉克能感到自己的脑袋不再该死的疼了。他伸出手,将自己颈椎上的手拉到嘴边,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谢谢,真的。”


康纳听到后翘起嘴角,虽然汉克看不到。


“所以,汉克,我会让你吃一些健康的食物,你的头疼与压力大和酗酒有很大关系,明天我会向你的冰箱里放蔬菜沙拉,请务必在我下周来时吃完。”

“哦Fuck干你娘的。”


汉克又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很乖的享受着康纳的按摩。


“说真的,今晚,留下吗?”汉克靠在康纳的身上闷闷的说,“说真的,我不想看你自己站在外面的仿生人停用站里。”

“汉克…那里很安全,不会有事的。”

“我不习惯,你留下来怎么样,就当我晚上头疼时有个帮手。”

“好的,我会站在客厅沙发旁边,处于待机状态,有任何问题叫我即可。”


汉克仰头撇了一眼康纳,对方正眨着大大的狗狗眼看着他。


“哦…该死,你这样站在客厅里Sumo会跟你玩一晚上,你在我那屋子里睡,我的床很大。”

“汉克,我是警用仿生人,没有陪孩童一起睡觉的母婴辅助功能,没办法哄着你睡……”


还没说完,忍无可忍的汉克转身就给康纳的脑袋来了一拳头。


“把你该死的糟糕的冷幽默系统给我关闭!什么玩意儿!”


看着汉克憋红了的脸,康纳真的忍不住的笑出声。







夜深了,临睡前两人与马库斯通了视频电话。马库斯现在成为了卡尔老爷子遗产的管理人,卡尔没有给他的混蛋儿子留下一分钱,大部分的画作他生前都没有选择捐出去,他留着,因为他相信马库斯有一天会回来。

打扫这栋大宅子花了马库斯不少时间,此刻屏幕另一边的他灰头土脸的,身上穿着清洁服,手上戴着橡胶手套,脸上身上一片黑一片灰,像只异色瞳的大花猫。


“你,还好吗?”康纳很怀疑马库斯的排热气孔会不会被灰给堵死。

“还好哈哈,这里有很多我和卡尔的回忆,打扫起来我也很开心。”

“明天我会带你去找份工作,上次在车里答应你的。”

“好的,维护这栋房子的确会花不少钱,我得去找份工作。”马库斯看起来很高兴,有些激动的晃动着手里的扫把。


他真的回家了,汉克在一旁看着两个仿生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在警局当时他看到了马库斯的演讲,甚至在之后的起义反抗也有全程直播,他都看了,印象中的那个领袖马库斯在枪林弹雨中依然毫不动摇,与现在眼前的年轻仿生人相差甚远。

现在的马库斯,更像是邻家的孩子,脏兮兮的,但笑得很开心。




这日子会一天天的好起来的吧。

汉克瞥了一眼身旁某个正妄图在自己的衣柜里找一套合身的睡衣的仿生人,又看了看客厅里睡着打鼾的Sumo,心里不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