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一)》刘昊然X你(R18黑暗向,连环sha人犯X警C局特派员,血腥烧脑)

黑暗向血腥注意!!!

只是脑洞切勿涉及真人(笔芯)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暗夜,大雨。

噼里啪啦的雨滴宣泄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反射着城市的霓虹让街道一片黑一片亮,商业区依旧火热,人们挤在各种快餐店里吃着宵夜,兴趣高涨似乎并没有收到大雨的影响。而住宅区和贫民窟混杂的地方,却寂静的要死。

这里老旧的高楼离的很近,阻隔出了无数条死胡同,楼与楼之间悬挂的晾衣绳还残留着外出的人未来得及收好的衣服,层层叠叠将这片胡同围成了另一个世界,只有垃圾在这里堆积,腐烂。

“啪”,“啪”。

有人踩着雨水闯入了这条楼与楼之间狭小的缝隙。他脚步很慌乱,拼了命一样,像一只瞎了眼的飞蛾。

出乎他意料的,面前是条死路,只有墙角堆积的垃圾在预示着他的结局。有人跟着他来了,走得很从容,静悄悄的踏过水坑,像幽灵一样,早已稳操胜券的蜘蛛来享用走投无路的猎物。


那人手里拿着什么,看不清,很长,泛着亮光,透着寒气,一滴一滴的液体顺着金属制品滑下去,大雨把它洗的干干净净。

“咚”,被逼在死角里的人早就泪流满面,鼻涕眼泪布满了脸上,跪了下来,“求求你!我,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太穷了…只是为了活下去…”他哀求步步逼近的人,吓得瞪着双眼目眦尽裂。

“救命!”他撕破嗓子一样喊,像一只被拎上屠宰场的猪,“救命!!sha人了!!救救我!!!”

暗夜和大雨声把他淹没,没人会注意到楼缝里发生的一切,雨水将滚滚流淌的血液与牲畜的尸体混为一滩,最终流进下水道里。










这是本市发生的第三起离奇sha人案,你作为警C局的特派员专门负责此案侦查。

“又是雨天,贫民窟,利器从后颈直接刺穿脑干,当场毙命,右上方牙齿被拔掉,眼球被挖掉,无指纹,无目击者。”你敲打着投影屏,“连环sha手,这一点可以基本确定。”

警员们点头了解情况,这三期案件每个月发生一次,每次发生在同一天,19号,一个看起来很一般的日子。

对于这起案件你们从第二个死者就开始注意,多年的经验让你很快找到其中的疑点。A和B并不是毫无关联,恰恰相反,A与B是警C局一直在追查的贩卖人口的重点嫌疑人,自从二十年前越狱后杳无音信。这次横死贫民窟街头,让所有人喜忧参半。

二十年,他们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没人说得清楚,二十年也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至少一个孩子可以长大成年。

连环杀手,手法熟练残忍,反侦察能力很强。你开始怀疑仇杀,贩卖人口受害人报复是最大的可能,幸运的是第三位死者证实了你的猜想。

“C,男,同样是外省的贩卖人口在逃犯,从口袋里的手机通讯录里发现了A和B的号码,他们有过联系。”

“每一次都是19号,下个月可能还会是19号。”你直起身,环视所有警员。

“迅速调查这二十年A和B的关系,找出A与B共同做过的案件,三位死者都死在贫民窟,相距较近,我怀疑凶手在贫民窟周围活动密集。贫民窟重点排查,贩卖人口有很大可能。”

“我们剩下的机会不多了。”会议上的气氛凝固,“我们无法确定是否会有第四个人参与,无法确定是否会有第四位死者。如果线索中断,我们会陷入僵局。”

“现在行动。”

座位上的警员迅速撤离,屋子里只留下你,死死盯着照片上三位死者的面容。











夜晚。

一天的排查毫无结果,贫民窟陈旧的摄像装置在大雨天彻底报废,没有任何人证物证。

你感到压力很大,从现场出来,天上又下起了绵绵小雨,透着夜晚的寒气。

正准备上车,你瞥见了离案发地点很近的街道上亮着一间咖啡店。











“叮咚”。

“有人吗?”你走进这家店,店面很小却装扮精致。

无人应答。

你再次看向店门,上面写的确实是Open。“有人吗?”

奇怪。

你正疑惑,有人跟着你进了店里。

“抱歉抱歉,我刚刚出去忙了些事情。”是个小男生,急急忙忙。说小也不小,最多二十的样子,一身黑色的雨衣,遮住了脸。

“没关系,请给我一杯美式。”你笑着安慰眼前一脸歉意的人。

“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做。”男孩脱了雨衣,你这才看清他清秀的面容。

真是个漂亮的人,谈不上惊艳,却是耐看,初看很是乖巧,再看却被死死吸引,忍不住从头看到脚。当他背对着你认真的做着咖啡时,那种男人特有的直挺的腰板衬着白色工作服会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女士,您的美式好了。女士?”你猛然回过神。

“啊!哦。”你接过咖啡,有些责怪自己作为一名警员竟然如此不懂克制。

“抱歉有些失态,我刚刚在想一些事情。”

少年并没有在意,他是个很随和的人。“没事,最近来店里的人很多都是忧心忡忡的。”他笑着接过钱,露出了小虎牙。

“这话怎讲?”

“周围接连发生三起命案,怎么会让人不害怕,谁又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少年收起了笑容,他很严肃。

“不会的。”

“您又怎么可能这么肯定,疯子sha人,谁也管不了。”

“不会的,只要没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死神不会降临在他头上。”你安慰眼前的男生,他担忧的样子很让人心疼,你差一点忍不住解开便衣露出警徽告诉他不要害怕,但你知道不能。

他听到,狠狠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他突然欲言又止,“您要不要办一张会员卡?买咖啡可以打折的,过节还会有小礼物送。”

“我知道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不会有人经常来喝咖啡…”他看起来觉得他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很蠢,“但是为了营业额还是想问一问…”

这里的排查还要很久,而面前的小男生看起来很不忍心让人拒绝。

“好,我办一张。”他果然变得很惊喜,大概是心里做好了被人拒绝的准备,你突然很想摸摸他的头。









离开咖啡店,回家的路上,你坐在车里,看着车离开贫民窟驶入城市中心,眼前的景色从黑压压变得繁华。

回顾这一整天的排查,你思索了些什么,手摸进了口袋里,掏出了咖啡店的小票。街上的霓虹很亮,反着上面的字。








服务生:刘昊然。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