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三)》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R18,黑暗向)

深夜两连更就是我哈哈哈

本章剧情大反转,

文中的“你”要正式开始和昊然弟弟斗智斗勇了🌚🌚

切勿涉及真人。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大晚上自己写有点吓人不知道为啥。











《暗夜(三)》






年轻就是好,做完都还有力气数钱。每次做完刘昊然都会这么想,虽然他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浑身都跟被拆了一样疼。

淡紫色的灯充盈着整个狭小的屋子,勾引着人们释放自己的欲望。这欲望释放容易,能不能把持得住才是问题。刘昊然一脚把对方踹下了床,“咚”的一声听着就很疼。

“一次就一次,想再来就拿钱。”

床下的人已经连魂都没了,颤颤巍巍的跪着挪过来,痴迷的舔着刘昊然伸到床下的脚。

“我会有的!我,我保证!我今晚还能赢!”

“滚。”一脚把对方的脸踹开,“恶心。”抓起衣服和一厚沓的钱,刘昊然穿起裤子,光着上身摔门走了。

那人还在身后死皮赖脸的央求,刘昊然一秒钟都不想看见他,甩开长腿穿过整个店向走廊尽头的屋子走过去。一路上老色鬼们的目光从来没有移开过,他的耳边也充斥着妓()女们的唧唧歪歪,无非指责刘昊然抢了她们的生意。




可笑的蛆虫,刘昊然甚至都不知道该笑什么,但他就是想笑。





站在尽头的房门前,刘昊然才猛然想起了什么,他回头,果然在身后看见了那个小孩子,肉包子早就吃完了,小孩儿灰头土脸的,眨着眼睛悄悄看他。

刘昊然从钱里抽出两张,“给,拿好,悄悄的。”小孩儿立刻把钱塞到怀里生怕被人看见。

“下次我再忘了你就直接提醒我,今天我差点就忘了。”

小孩儿点点头。

刘昊然深吸一口气,他推开了房门。










富丽堂皇。这里像童话故事书里王子的宫殿一般,只是充斥着压抑和低俗的气息。

一间房门,两个世界。

一个中年男人挺着大肚子早就坐在沙发上等他。他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恨不得用金子造,满嘴的金牙磨着“咯吱咯吱”响,抽着大雪茄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昊然裸露的上身布满不可言说的痕迹。

“完事儿了?”男人吐出烟气,呛的刘昊然想咳嗽。戴满金戒指的手指往身前的桌子上指了一指,“钱。”

刘昊然把手里的钱听话的放在了桌子上,男人看着一打的钞票眼睛都直了。

“操。操个男人就跟给他续命一样,真他()妈舍得扔钱。”男人嘴上骂着娘,还是美滋滋的拿起钱来数。眼皮一抬,瞥了瞥站在跟前沉默无语的刘昊然:“啧啧,这幅皮相,要我说,这钱花的也值。”

男人掐灭了雪茄,从钱里分出一小部分,往桌上一摔。“你的。”

刘昊然弯下身拿起了钱,点了点数,叠好放在口袋里,转身正准备离开。









“我说,”男人突然说话,刘昊然停下来脚步。

“昊然呐。我们四个养了你十几年,你长得这么好,怎么说也得有我的功劳不是。”

“…”

“要不然,你跟上你穷的叮当响的老妈,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桥底下了吧。”

男人看着刘昊然光滑的脊背变得有些颤抖。上面青青紫紫的吻痕有些碍眼。





“最近外面不太平,死了三个人。”他又点上一根雪茄,站起身,近一米九的身高让他看起来像一面墙一样遮天蔽日。

“我本来从不关心这些事。”男人一步一步走向刘昊然,“但很不凑巧,我听闻了一些消息。”他的胸膛离刘昊然越来越近。

“A,B和C。你说为什么这么凑巧呢,偏偏死了他们仨…?”男人似乎在问他,他的肚子和胸疼彻底贴紧了刘昊然的后背。





很长一段时间,屋子里一片死寂,直到刘昊然的声音响起。



“你问我这么一个只会在床上和男人做梦的人,又有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淡,无悲无喜。

“哈哈哈。”男人突然笑了出来,他揽着刘昊然的肩膀强迫他转过身面对自己,“谁说我们昊然是这种人了?你可是这一整片贫民窟的宝贝儿,我的摇钱树,对不对?”男人哈哈哈的大笑,露出黑烟熏过的后槽牙。


刘昊然应和着笑了几声,点了点头。
















雨后天晴,今天的太阳跟不要命一样照着,警员都在上班,各种采样和侦查都正在有序进行。你今天起得太早,即使从刘昊然那里买的卡布奇洛也没办法让你提神,你感觉有点轻微中暑。

“特派员,你歇会儿吧,有任何进展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警局的小姑娘看着年轻,但一个个都踏实肯干,为人体贴,你被她们安排在一旁的凉伞下坐着休息。

大热天让本来就狭小的现场显得像火炉一样,最糟糕的是周围一片垃圾,一阵腐臭完全散发出来。警员只得联系本部请求借用防毒面具,侦查暂时中断。





不得已的暂停破坏了每个人的节奏,人们来来往往的步伐变得有些错乱。你喝着降暑药,努力一遍又一遍回顾现场,一遍又一遍梳理问题。




但总是哪里不对。死者从哪里出现,凶手又从哪里退场,只要知道其中之一,两个问题就有很大可能同时解决,但现在没有任何监控拍到两人的行踪。




凉伞又撑起了好几顶,警员们在等待防毒面具运来的间隙休息,三三两两的年轻人不由自主开始梳理这个轰动警局的命案。




“周围都看了个遍,这贫民窟就跟个空城一样,连个目击者也没有。”

“就是,难不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得了吧,我看你还不如说从房顶上掉下来更靠谱。”

“那早摔成肉泥了,这两栋楼里的窗户都紧闭,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小青年们七嘴八舌,大多是吐槽。你听着他们的讨论,觉得很为他们开心,真是每个人都深深爱着这份工作,你很期待他们成长的那一天,能独当一面,想想就很开心。

从天而降,居然还能这么想,真是太可爱了。你有些想笑。







突然,你好像想到了什么。

从天而降,从天而降。

经过挨家挨户的查询,当然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但不能从天而降,为何不能从地而出呢。




你的目光渐渐变得冷峻,你抬头四顾,街面上除了偶尔悠闲的城市人,再见不到其他的贫民。



你记得刘昊然跟你说过,这里人迹稀少是因为周围发生三起命案,封锁加上忌讳,人们都不会来这里。

而临来之前对于贫民窟的内涩你也早有耳闻,这里的人排斥城里人相当严重,半残守缺的态度和清朝有一拼,所以你对于街上行人寥寥并没有任何质疑。




但现在,你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猜测很是荒谬,但不是没有可能。一旦成真,你不敢继续往下想,你感到毛骨悚然,放在地面上的脚变得有些软。





“召开紧急会议。”你的突然发话把周围的警员吓了一跳,人群迅速聚集。


“你去贫民窟的土地局要出当年的规划图,搞到三个命案地点周围楼的地形图。而你们,分三队去往三个现场,蹲点,给我找到任何出现在周围的贫民,他们从哪里出来,又进入哪里,我要他们尽可能多的完整的路线。”

你一口气说完,看着众人震惊的表情。

“越快越好,想尽任何办法,出事我担着。”你不知哪来的勇气,但你知道,你陷入那个死循环已经太久,这是你到目前为止唯一的突破点,你愿意搏一次。


“是,特派员。”警员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快反应过来接受命令。





“诶,再等一下。”你叫住特定的几个人,“地形图,我要实打实的。”

看着小警员们有些迷茫的样子,你跺了跺脚。

“我脚下踩的这片土地,是什么样,交到我手里的图,就,必,须,是,什,么,样。”你死死盯着他们的配枪,暗示,“无论‘什么方法’,都给我搞到。”

警员们相互看了几眼,迅速领悟。




“是!”




众人兵分几路,迅速散去,阳光重新打在你的脸上。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自言自语,此刻外面如蒸笼而你感到寒气刺骨,你急需要一杯热咖啡。




拒绝了他人的陪同,你一个人走了几步来到了咖啡店,一个人来是因为有私心,你想看看刘昊然的脸,跟他说说话,把这段等待结果的折磨人的时间打发掉。


走到店门口,你推门。


推不开。


再推门。


门锁着。





“嗯?”



你抬头看,Open还挂在门上,可咖啡店的门的确死死锁着。







人…呢。





【未完待续】

评论(1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