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二)》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R18,黑暗向)

昊然弟弟要黑化了!!(虽然可能一开始就是黑的)

昊然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慢慢揭晓,

现在“你”已经发现很多疑点,

同时你和昊然弟弟的感情正在改变,

打个预防针,现在有多甜之后就会有多……刺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贫民窟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也正等着“你”去剖析挖掘,

只是脑洞,切勿涉及真人。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暗夜(二)》


“铃铃铃”。

“铃铃铃”。

“铃铃铃”。“啪”。

案发第三天,你关了闹钟从床上疲惫的爬起来,外面太阳初升,整个城市笼罩在灰蒙蒙的雾气里。

“叮——”手机很合时宜的响起,来短信了。你揉揉眼查看。

“本店会员最新讯息,卡布奇诺第二杯半价,积分满一千可赠幸运四叶草等多种小礼品。”是刘昊然给你发来的,你刚想起来你成为了咖啡店的会员,也想起来昨天遇到的这个男孩。















“一杯美式,谢谢。”你走进店里,早起一杯咖啡提神对于警察很有必要。

“不来一杯卡布奇诺吗?最近在搞活动呢。”刘昊然一边说着一边穿起了围裙,这么早你很显然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客人。

“不了,我没有买第二杯的必要。”你说完,苦笑了一下,“一个人很久了,也习惯了。”

刘昊然看着你沉默不语,半晌,他突然说到:“这样吧,你买一杯卡布奇诺,我买第二杯。”

“目的?”你有点不太明白。

“我想赠你一个四叶草。”他突然浅浅的笑起来,显得很是羞涩和认真,“我自己做的,会带来好运的。”

“你没说清楚,目的是什么。”身为警察的你对于犯人绕圈子偷换概念的说法很是敏感,再次质疑的话脱口而出。

当然说完你就后悔了,眼前的男孩很明显是一派好心,被不信任的感觉也很明显让他伤心。

刘昊然本来闪着亮光的眼神猛然变得很暗淡,但也只是一瞬间,他调整得很快,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回复你。

“你是我这个店这几个月第一个注册的会员,店的生意因为命案变得很冷清,我不希望你走,想让你多留些日子。”刘昊然低下头,让男生说出这种挽留的话很难为情,你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这么刨根问底很混蛋。

“抱歉我…我这个人比较敏感。”你不能表明你的身份,“我生来比较多疑,总是爱多想,很抱歉…”

“没关系。”刘昊然笑了笑,得到了你的允许,他转身开始做卡布奇诺。




等待的时候你忍不住观察起这件不大的咖啡店。店装饰的简单而温馨,因为地处贫民窟,太过华丽反而会引起居民反感。这里很显然只有刘昊然一个店员,谈话间你也推测出他同时是这里的老板。

这个位置很凑巧,三个案发地同时分布在它的周围,因为大量的封锁,整条街都没有几个人来往,可想而知他的店受到的影响有多大。

“咖啡好了。”你回过神,接过咖啡,“谢谢。”

“别忘了你的四叶草。”刘昊然提醒,果然袋子里放着一个小小的毛线编织的四叶草。真是细心的男孩子。

“谢谢,真漂亮。”

“我手笨,这是极限了,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刘昊然也许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的小虎牙又露出来了,可爱的很。“祝你一天愉快。”

“你也是。”真是个充满阳光的人,他的温暖正如窗外即将升起的太阳。你受他的感染,竟然也不自主的笑起来。




















转过街角就是案发地,现在这里还没有人来,黄色的警戒线把这里死死封住。你钻过警戒线,无人的寂静更有助于思考,现在是搜寻的最佳时间。


尸体已经被运走去做解剖,照片你仔细看过,地上的白粉笔痕迹勾勒出受害人倒下的轮廓。

周围都是腐臭的垃圾,在贫民窟,无人管理的垃圾堆很常见,对于熏天的恶臭,居民们选择用关严窗户撒香料来掩盖。


“治标不治本,就是因为懒你们才一辈子蜷缩在老鼠洞里。”你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不得不这么想。

喝完咖啡,你很自然的把手里的纸杯扔向了垃圾堆里,纸杯一落地,立刻激起了一群苍蝇,甚至还有几条蛆从纸杯落下的地方爬出来。

“这……”你突然很想把刚喝进去的卡布奇诺吐出来,想了想这样不太雅观,你还是忍住了。

现场很泥泞,鞋印被暴雨冲刷的一干二净,但仍有几处严重的地方仍然保留。




尸体前方有不同程度的坑洼,还有几处方向怪异的摩擦痕迹,你推测出死者生前有过疯狂向前爬动的的行为。之后几处极深的抓痕连成线,不难看出他又被对方拉了回去,很致命的,他的后颈正冲着对方。

刺穿脑干,一击致命。这就是挣扎的结果。

而之后死者被翻过来时已经咽气,凶手拔掉了他的右上方牙齿,挖去了眼球,然后离开。

你在脑海中已经大致脑补出整个过程,唯一缺少的就是凶手的大致身型,还有他手里到底拿着什么。

你迅速在脑海中回想死者的现场照片,警员汇报中提到在死者的脚踝部分有很明显的抓伤痕迹,可以确认为死者当晚留下,凶手的可能很大。

“抓住脚踝,直接拖回去。”你示意闭上眼睛模拟现场。








“叮——”短信突然响起下了你一跳,你赶忙查看,是法医发来的。

“死者体内无任何危险药物,伤口的数据已经检测完毕,同时上交到数据库里进行比对,结果显示符合的利器一共三种,都是窄型中长刀。”紧接着是几张相关图片。你认真的斟酌了每一句话,同时努力在脑海中完善凶手的形象。



三名死者都不矮,且个个身强体壮,凶手不可能是瘦弱型。

中长刀,沾满鲜血的中长刀,夜晚里的中长刀。



的确有几个路口的监控已经损坏,嫌疑人的行踪都无法查询,但如果嫌疑人一路跑来,怎么就这么恰巧刚好都跑的是监控损坏的路口,并且一路跑来,在大雨里,还一直喊着救命,这本来就很引人注意,为何会毫无人证。

而在命案发生后,凶手如何退场,他为何也没有出现在监控里,他的凶器如何处理。

你的脑子一片混乱,这场死亡来的毫无根据,结束的也无法追寻。

你看着地上的白粉笔的痕迹,越发感到离奇。





“你究竟来自哪里。”太阳正式升起,你感觉自己似乎明了了一点,又似乎越发的陷入困境。
















刘昊然锁上了咖啡店,生意不好,开不开都无所谓,反正他要等的人已经来过了。

把自己整理的清爽些,用香水遮盖住咖啡的奶气,他骑车离开了这条街区。

刘昊然从不会指望用咖啡店赚钱,况且还是开在这种贫民窟里,没赔死就算不错了。他自有挣钱的方法,这方法来钱快,也很“轻松”,还不分日夜,这等好事,别人都羡慕不来。

他总是这么安慰自己。


骑车十分钟,穿过几个街巷,路上他还停下买了几个大肉包子,他自然已经吃过了,但总有人还饿着。

车停在一栋破旧的楼下面,刘昊然放好车,沿着砖墙绕到一个不高的十分隐蔽的小铁门前,刘昊然拉开看起来生满了锈的门,眼前只有一条延伸到地下的楼梯。他四下环视,确保没人后迅速关门走了下去。

眼前的世界随着关门而变得昏暗,随着不断深入渐渐变得稍微亮些。转了几个弯后他推开最后一扇门,总算落了地。










很多人城市人好奇为什么贫民窟会像病毒一样逐渐侵染临近的地区并且同化他们,为什么社会在进步而贫民窟只增不减甚至有加重的趋势。




因为人的欲望永无止境。




地面上废旧的破楼只是贫民窟表面的躯壳,它们像蛇已经蜕掉的皮,毫无生气,真正的贫民窟属于地下世界。本该像城市人一样工作的贫民窟的人们现在却拥挤在这地下世界里。

他们喝酒,赌()博,嫖()娼,吸()毒,挥霍祖宗们留下的遗产,把发泄欲望来作为唯一支撑这幅行尸走肉的支架。在醉生梦死里获得生理的快感,以此来麻痹神经,洗脑自己就是这世界的富人。

有人在这里腰缠万贯,从此摇身一变进入上层社会,有人头破血流,欠债千万,最终在自己的破家里一死了之,也无人问津。

贫民的确没有钱,但最能挣钱的,就是从他们身上,刘昊然一直这么认为,并且也一直这么做着。












当关上门的那一刻起,店里的正在赌,正在嗑药的人纷纷都向他看来,看清来人后他们眼里闪烁着愉悦的光,他们期待已久。

刘昊然无奈的苦笑几下,他招呼角落里瑟缩的一个小孩子,把肉包子递给他。

“找个没人的地方,赶紧吃了。”他轻轻摸了摸小孩子的头发,满眼的担心。



直起身,刘昊然的眼神又瞬间变得冷漠,他扫视了一遍跃跃欲试的众人,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赌了一整晚,赢得最多的人先来。”





怎么挣钱,就这么挣钱。








【未完待续】


(切勿涉及真人切勿涉及真人切勿涉及真人)

评论(1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