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四)》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R18)

追文的感觉很不好受,不连贯的看文会丧失很多细节,所以我加快产文量,尽量给大家在脑海里描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第四章没有“你”的剧情,是刘昊然的过往。

怕大家看不太懂,提前提示:

一共三个人格,每个人格的说话语气都不一样,他们也会出现在特定的时间地点,注意分辨,后面的回忆主要写的是地上和地下两个人格是如何产生的。

【恋!母情节有,注意避雷!!!!!!!!】

切勿涉及真人。






《暗夜(四)》







在咖啡店碰了壁,你只能选择回警局。四下无人,你脱了便衣放在了自己的车后座,露出警察的制服坐在了驾驶位,离开了现场。

车经过咖啡店时,你总感觉有人在盯着你,太过安静的街道只有白石板反射着太阳光让人有些头晕脑胀,你不安的扫过后视镜,并没有看到什么。

一路感觉怪异,直到离开了贫民窟,你才感觉如噩梦初醒般心落了地。













看着你的车离去的影子,躲在角落的刘昊然才推着车走了出来,他现在浑身的吻痕,半透明的白衬衫什么也遮盖不了,现在不能见人,他还尚存理智。

进了店里,把Open彻底灭掉,刘昊然进了里屋。这是个小家,同临街店铺一样很常见的小家。

刘昊然把衬衫和裤子脱掉,进了浴室,他急需要洗洗澡,不然他会觉得自己现在这么恶心是不是中了暑。









站在淋浴下,从头而降的水把刘昊然和外界隔绝开,唰唰的水声让他有些头晕,他真的怀疑自己有点中暑。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警察很显然对第三起命案加大了排查度,那个男人也似乎对他起了疑心,真是越到最后越他妈刺激。

然而最让刘昊然有些措手不及的,是他与一位警察竟然扯上了联系。

头脑一混乱,耳边就嗡嗡想,刘昊然知道,他们要出来了。










“刚刚真他妈吓人,要不是我叫住你,你差点就冲上去了!”


“我…我只是想跟她说说话,你知道的,很久没人跟我说话了…”


“放屁!老子天天被男人艹,想找人说话要不下次咱俩换换保证你耳朵都要起茧子。”


“不…不一样的。她不是一般人,你看她长得多像——”


“像个警察,对吧。”


“诶?你丫不晚上才出来吗?大白天的就别跟我俩争了好吗!”


“你们两个废物都招惹上警察了,我不出来你俩打算坐上警车环游世界去?”


“刚刚我也看到了,她居然真的是警察…可是她,她长得多像妈妈…”


“像又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艹我的男人都他妈像爸爸呢!”


“不!不是…你别这么说!她,她真的像妈妈…你知道的我…我克制不住自己…我喜欢她…我,我…”


“可她是警察。”


“她,她是妈妈!”


“放屁!”


“她就是!我喜欢她!”


“你他妈天天被艹居然还喜欢女的!我艹老子真他妈感动!”


“他是喜欢她妈。”


“说的跟不是你妈一样,你丫宰了内三头猪不也是为了妈妈吗。”


“性质不一样。”


“你真他妈冷血。”


“你,你们别说了…我不管,下次我再见她时你们不许出来,看可以!不,不许打扰我和她!”


“行行行,你爱咋咋的,下了地下把行动权交给我就行,老子还他妈挣钱呢。”


“下个月的19号给我。”


“好好好,我洗澡都快泡起皮儿了,你们赶紧走,赶紧赶紧,我还要给她发短信呢!”


刘昊然猛的从水里挣脱出来,即使过了很久他也还是不能习惯三个人吵架的氛围,这让这具身体有些超负荷。他揉了揉身上的痕迹,希望它们能快点散去。











刘昊然还记得几岁时的记忆,母亲会把碗里唯一的一块肉给他吃,会坐在浴缸旁边给他洗澡,会在雷雨天让他躺在她的腿上入睡。

很多回忆杂乱无章只有片段,对母亲最后的印象是她背对着自己戴着口罩,在炎炎夏日里翻找着垃圾堆,希望能找到可以卖的废品。

母亲让他避开熏天的恶臭,他听话的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之后,有人从背后捂住他的嘴,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十多年了,刘昊然庆幸自己还记着这些,这是他为什么活着的唯一理由。母亲,这个从那以后便杳无音讯的人,早就深深嵌在骨头缝里。

被抓走后的刘昊然并没有被卖出去,迷迷糊糊睡在袋子里的他大致听明白了这群人的意思。外面风头紧,卖出去很容易被警察发觉。一个人从上到下的瞥了眼刘昊然,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他们好像有了更好的赚钱的法子。

















第一次,刘昊然见识到了地下世界的模样,这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冲击很大,他好几天都浑浑噩噩精神呆滞,吃不下东西,本来就瘦弱,现在更是皮包骨头。


“妈的,瘦成这模样也没人点他,怕不是要亏在手里。”有人捏着刘昊然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急什么,放长线钓大鱼,我找人看过这孩子的骨相,长大差不了。好吃好喝养着,白白嫩嫩的以后钱少不了。”有个人回应,其他三个很明白的样子应和着点头。


从此就生活在了地下世界,看不见太阳,只有头顶晃悠的淡紫色的吊灯。




这段记忆现在刘昊然尚不清楚,头脑中的共享记忆很是残缺,隐隐约约记得他被一些打扮很是妖艳的女人教着做一些动作,发出一些声音,做对了,下一顿饭就可以有一点肉吃。











再长大些,四个男人就让他出去“接客”,这词儿用的刘昊然一阵恶心,当然自己不止一次在床上反胃到吐个不停,甚至疯狂挣扎着还踹了好几个人的命根子,让四个男人不少赔钱。


棍子没少挨,好在都不是脸上,男人们还指望着他挣钱,每次缩在地上奄奄一息,刘昊然都会想到母亲。他想母亲看到自己这模样一定很伤心,她会跑过来紧紧抱住他,摸摸他的头,唤着他的乳名,亲吻他的伤口。

她会四处奔走求些钱买点药敷在他的伤口,会在晚上让他躺在腿上轻拍着他入睡。

“昊然呐…又出去闯祸了?以后要乖一些…”



“妈妈…妈妈…”倒在地上的刘昊然无意识的呻吟。






男人们看了他几眼不在乎的哼了几声,突然他们眼睛一转,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喂,你看着我。”有个人蹲下来用皮鞋踹了踹刘昊然的肩膀,“咱们立个协议,你要是答应帮我们挣钱,我们就答应让你可以回地上几天,你去找你的母亲。”

“养了你这么些年不骗你,空口无凭立字据。”











之后刘昊然不想再回忆,他答应了,再之后他做的什么事儿不再存储在现在的记忆里,很恶心,但心甘情愿。

他真实的记忆是从第一次推开地上的门开始。当真正的阳光几十年后再一次照射在他的皮肤上,他恍若如梦。


恶心的人怎么可以安然无恙的站在阳光下,他身上从没有消散下去的吻痕是他与四个畜生同流合污的罪证,为了苟且偷生,居然心甘情愿。





“妈妈…”刘昊然呆滞的望着陌生的世界。


“妈妈…”脑袋一阵晕眩,他狠狠跌倒在地上。




阳光会让肮脏的人遍体鳞伤,但刘昊然为了母亲可以连命也不要,本来这条命也是母亲给的。


只能存活在地下的鼠辈见不得光,在地上缓缓苏醒的刘昊然脑子一片空白,身后地下的回忆在脑子里破碎成渣,闭上眼他只能连接到几岁时的过往。


有些奇怪的东西在他的脑子里疯狂增长,他头痛欲裂。


一个身体塞进了两个灵魂,肮脏的永远躲在背后。







刘昊然试图挪动一下手脚,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体上,温暖,滋润,带着淡淡的热气。总有一副面具可以瞒天过海,在地下点头答应四个男人时刘昊然已经无意识的带上了面具,而现在,阳光正在欢迎眼前这个清秀纯洁的男孩儿,另一副面具悄然诞生,他成功的骗过了它。






这,是现在的刘昊然。











【未完待续】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怕看完的人还有些疑惑,帮大家理清思路,小时候的刘昊然以及现在出现在地上世界的刘昊然是一个人格,悲惨的生活环境造就了畸形的心理让他有恋母情结。


从点头答应四个男人接客开始,第二个人格产生,进入地下世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会是这个人格。


第三个人格就是题目。


切勿涉及真人切勿涉及真人切勿涉及真人

评论(1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