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五)》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

没有弄清楚人格的小伙伴请移步第四章结尾❤️


这是“你”开始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桩命案,而是整个贫民窟后的下的第一步棋。


正式开始和昊然弟弟大BOSS斗智斗勇了(暗戳戳的很刺激

脑洞切勿涉及真人。








《暗夜(五)》






自从上次回警局,你已经十多天没有再去过现场,因为中暑再加上过度劳累,很长一段时间你都在警局里修养,等着警员们的结果。


难熬的时间总是那么多,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你提起精神。









“叮————”办公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短信了。



没错,虽然你不是很想承认,但和刘昊然发短信打电话的确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你自认为进了警局直到坐上高级警官的位置,理性早就驱赶尽了其他感情,刘昊然的突然出现让你的生活有了很大波动。







“街上的猫死了,是只小黑猫(´・ω・`)”

“怎么回事,你前几天不是一直在找它吗?”

“对,我之前养了一阵子,但是有一天突然找不到它了,今天打开店门看到它躺在门口已经没气了(´・_・`)”




聊了快十天,你发现刘昊然很爱发表情。





“怎么死的?”

“应该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我怀疑它去翻了垃圾堆ಥ_ಥ”

“别伤心了,把它好好安葬吧。”

“嗯(;´༎ຶД༎ຶ`)”





刘昊然就像每个邻家弟弟一样,和他发短信总让你感到很放松,他甚至爱用一些小表情,这让你感觉又回到了几年前无忧无虑的日子,太累了反倒不想发这种东西,也难怪周围人都会吐槽自己的上司总是一脸严肃。




“咖啡店的生意还——”“叮————”你还没有打完字,有一条短信发来。





“材料收集完毕。”




是警员发来的。


你迅速从幻想里被拉回现实。案件的细节短时间疯狂复原,压抑紧张的心情瞬间充斥你的胸膛。你删掉原来的字,重新写到:


“我这里有些事,先不说了,有时间去咖啡店找你。”


发送。


你立刻整理好所有材料走出办公室,高跟鞋踩的地面“咚咚”的响,盛气逼人。

警员递给你一厚沓的图纸和报告,有些残破有些是复印件,你迅速分类,眼神扫过所有文字,大脑疯狂运转汲取你要的信息。






随着快速翻动材料,你的表情越发严肃。

有些事情跟你想象有很大出入,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杀人案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普通,它的背后与贫民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感觉事态正在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叮———”来短信了,你匆忙拿起手机看。



“去忙吧,有时间一定找我来玩呀(*¯︶¯*)!”



若是刚刚,你也许会因为刘昊然可爱的小表情感觉心里暖暖的,但现在,你感觉笑不出来。

收回手机,你拿出对讲机,按下通话键:



“全体召开紧急会议,三分钟之内全部坐到我的面前,立刻,马上。”







已经步入第二个月,离19号不远了。
















刘昊然坐着趴在咖啡店里的木桌子上,看着你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发呆。


其实根本没有死过什么小黑猫,最近咖啡店的窗户上也没有停过什么小白鸽,几个街道外的肉包子铺的肉包子并没有那么难吃。这都是刘昊然自己编的,他太想找你说话了,但又怕打扰你,所以总是想些奇奇怪怪的小惊喜给你发短信打电话。




“别盯着看了,你现在就像一只发春的猫一样。”

“你!你怎么出来了?”

“管住你,别把我卖了。”

“才不会…”

“她说突然有事,应该是有了一些发现,对我很不利。”

“你偷窥我们聊天!你!”

“你给我老实点,我会考虑最后留她一条命。”

“什,什么…”

“最后一个人必须死,我不信她能斗得过我。”

“…你已经陷进去了…”

“你这种懦弱的废物,要不是那个时候我救了你,你现在早就被A,B和C折磨死。”

“所以你杀了他们…”

“你不用责怪我,你对母亲到底是种怎样的感情你比我清楚,你越痴迷,而我就越强大,别忘了当初是谁把你和母亲分开的。”

“…妈……妈妈…”

“你和我本来就是一体。保持你和这个女人的联系,我会一直看着。”







刘昊然猛然从短信里回过神,刚刚在外人看来他对着手机发呆了好久,但只有他能感受到脑袋里两个人疯狂的碰撞。





他知道,他回不去了。


















会议室坐满了人,事关重大,你召集了所有人。反射蓝白光的荧光屏贴满了地形图和材料报告。


“暂定三位死者的三个凶案现场分别为A区B区C区,所有人跟我看,这是三区周围楼房的设计图纸。”你敲打屏幕,指向文字报告。


“根据对几十年前这些楼房的设计师的询问,我们可以得知这些楼房是半高层,无电梯,附带地下一层地下室,没有停车库。住户入住率为百分之八十左右。”


“现在这些房屋已经无人看管,政府只管出钱建不管其他,所有的打理都是居民自己义务干。”


你看向所有人,从材料夹里抽出了一张地图,上面警员们用荧光笔画的很杂乱。





“这是你们中的部分交给我的路线图,一共跟踪19人,我已经上交到专业的数据分析师,大概在五分钟——”


“叮——————”



“钟——————之内我会收到答复。OK已经收到了。”你点开短信,将自己收到的数据投放在屏幕上。





“十几天跟踪19人,你们给我的报告中写到同一人在这十几天有大于等于10天走相同的路线即会标注,3-10天之内到路线会作为次级标注。”

你看向安排任务的众人,大家点了点头。






“ABC区周围建筑风格完全不同,且都各自有提供生活必需品的地方,根据民俗掌握贫民不会有太大的走动。所以,我的数据师根据地理坐标将这些庞杂的线路清理分类。我们先看最重要的等级,大于等于10天的路线。”


两手在屏幕上放大,你拿起激光笔点向红笔标注的路线。



“19人中有13人有10天以上的固定路线,6个在A区,4个在B区,3个在C区。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你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然而更惊人的是,所有人的路线无论起始点,终点都在ABC区周围楼房的地下室入口。”


“会不会有集体性活动?”有个警员提出疑问。



“然而设计图纸上写的很明确,每个一层居民的地下室入口都在自己家的内部,出于安全考虑,楼房外层的地下室入口一直处于封死状态。”




“摆在我们眼前两个问题:一,地下室本应该作为私人空间,现在临街却有门可以联通,这是怎么回事。二,若是有集体性活动,私自改建楼房结构为何没有上报,至少我们现在查不到,这相当于一个隔绝所有人视线的另一个世界,就位于三个案发地,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去查明。”




“若是没有集体性活动,如此远且毫无关联的三个案发地,13个毫无关联的人,不同的活动时间,而行动出奇的一致。我的数据师给我的结果,在概率学上,几率几乎为0。”



你听到有人倒吸凉气的生意,你的阐述到此结束,会议的气氛是从未有过的沉重,所有人都在疯狂思索这些数据的意义。



“没时间再等了,你们兵分几路去到三个地区周围楼房的一层住户家,问清楚他们的地下室的现状如何,我要听实话。而你们,去交通部调查报废的几个摄像头的画面范围以及盲点区域,绘制成图纸交给我。”





“我们手上的资料远远不够,真相似乎远比我们想的要复杂,我们太不了解贫民窟。”你用手指轻轻敲击桌案,在一片寂静中格外刺耳。





“但至少,我们掀开了它的第一层皮。”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