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六)》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黑暗向)

第三人格上线,警方因为“你”找到了突破口开始大范围侦查,现在局面变得混乱。


有人要搅局,昊然弟弟怎么可以允许呢!



黑吃黑开始!


(切勿涉及真人)


【天天一发就是“文章被屏蔽”,我真的是各种擦边球…】








《暗夜(六)》








距离你最后一次给刘昊然发短信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这对于刘昊然来讲太难熬了,他点开通讯录,手指在你的号码上来回摩擦,他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突然街道上响起汽车驶来的声音,在贫民窟这很罕见,最近也只有来查案的警察会开车,刘昊然第一个就想到了你。


那个人会不会也来了呢?


他在咖啡店抻着脖子看,但是警车的玻璃黑压压一片他谁也没看到。


刘昊然见过你作为便衣警察的样子,直觉告诉他你的职位不会很低,而这次数量警车重返现场一定有重大发现,你很有可能会跟着一起来。


一想到可能见到你,他的心突然有些砰砰的跳,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上一次心跳的这么快还是在一个暴雨天的夜晚,他手里提着血淋淋的刀把一个人的眼球挖出来的时候。


少年萌生的冲动让他越来越控制不住,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在想尽办法把他找出来戴上手铐,包括你。




“见一面没问题的,”刘昊然自己嘟囔着,也不知道在试图说服谁,“就见一面,我就给她送杯咖啡就回来。”


给自己找了个看似很“充分”的理由,刘昊然转身去做了一杯咖啡,一路步伐似风一样向案发现场走去,185的高个子走起路有些一蹦一跳,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心里美滋滋的。





转过街角,刘昊然穿过了几辆警车,向案发现场看去,那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诶…?”他转过身看了看警车,里面的确一个人也没有。“人都去哪里了?”


就在这时,两个警员从一旁的楼道里走了出来,他们一边谈论什么一边向另一栋楼走过去,看起来是要挨家挨户找人。



刘昊然瞬间警觉起来,他死死盯着两个警察。




一瞬间刘昊然改变了主意,他转过身微微低下头,向两个警察出来的楼道口走过去,手里提着咖啡,装作送货上门的服务生的样子。


与两个警察擦肩而过的时候,刘昊然迅速瞥了一眼两人手上拿着的材料,过目不忘,那一刻他把看到的东西死死定格在头脑里。





【1号楼101,102(已调查)】






这似乎是一长串住户名单,在第一行已经调查过的地方画了叉。


刘昊然隐隐感到不安。



警察询问这些人做什么?他们问了什么?目的是什么?这和自己做下的Sha人案有何关联?明明自己已经确保过三个晚上都没有人证物证,但如此偏执的家家排查一定是有了很十足的把握。







站在楼道里,刘昊然感觉头脑晕眩。他知道,自己在看这份记忆的时候,那个人也正在看着,那个人决不允许有任何事情超出他的控制,所以他要出来了。





“抱歉,我认为我有必要做些事情。你也许要让位了。”





强制性的催眠,刘昊然险些站不稳,手里的咖啡洒了一地,他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尤其是在温暖的白天。


他扶着墙缓了好久。






再睁眼,已然变了一个人,那股少年的清纯一丝不剩,他的眼神冰冷的像极寒里的深潭。慢慢直起身,刘昊然往后仰了仰脖子,骨头缝“咯吱咯吱”响。



“……嗯…”发出一阵刚起床伸懒腰的满足声,他满意的动动肩膀和手指。


“第一次在白天,这感觉还凑合。”


鄙夷的看了看手里洒了半杯的咖啡,他一把把它摔到墙角落的垃圾口里,转身走进了楼道。




















101的老男人听到敲门声以为又是刚刚的警察,踢邋着破拖鞋从床上起来,一路骂着娘。


“艹你()妈的!问来问去还没完了!一个个敲门敲的那么急赶着给你妈奔丧去!!”不耐烦的,他一脚把门踹开,门一下子磕到墙上,震下了这破楼一层的土。


看清来人,他呆住了。


不是刚刚让他怒火中烧的警察,相反,眼前的人是他次次都在梦里梦见的宝贝儿。





刘昊然冷淡的盯着他,浑身落满了墙上刚刚劈头盖脸落下的灰。他的脸色很不好,眼里冰冷的寒气透着不同于平常的安静和冷漠,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身后甩出长刀送眼前的人见佛祖。





“昊,昊然…昊然呐……哎嘿,哎哟哟,宝贝儿今儿怎么来我这儿了…?”老男人立刻换上一脸的贱样儿陪笑。


“让我进去。”


“进!进进快进来!”老男人赶紧侧开身,看着刘昊然从他面前直直走过,他忍不住凑上去摸上刘昊然的细腰,把刘昊然请进屋里,顺带用脚别上了门。


“我问你些事情,你如实回答我。”站定,刘昊然平淡的说,但语气中透露出的压迫感让人不敢拒绝。


“是!宝贝儿你尽管问,我一定说!”


“警察刚刚找你做什么了。”


“他,他们呀…”老男人居然少有的开始犹豫。


“怎么。”


“宝贝儿呀…这个这个…警察说这件事儿事关重大,不让我和任何人谈起呀…”老男人看起来十分纠结,他左挠挠右挠挠,破背心遮不住的肚皮被挠出了好几个白印子。


刘昊然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笑了几声。


“陪你睡一次。”


老男人没料到这话,眼睛瞬间瞪了起来,“什,什么?”


“告诉我,陪你睡一次,时间你定。”刘昊然重复一遍,说得不痛不痒,仿佛就是普通的讨价还价。


“这…”老男人犹豫了,凭他的手气这辈子在地下赌场都赢不来一次睡刘昊然的钱。


他无数次看到那些赢了一晚上的人跟着刘昊然走进屋子,一脸炫耀的摸着刘昊然的屁股,宣誓所有权,也不只一次看到几个小时后刘昊然一身吻痕走出房间,身后跟着一个死皮赖脸恳求别走的人。



现在,这地下的小明星就站在自己面前,微敞开衬衫的领子,露出细腻的皮肤和性感的锁骨,跟你说要陪你睡一次,只要你说出刚刚对那帮城里警察说过的话。






禁得住诱惑的人是不会生活在贫民窟里,这永远没错。



不出刘昊然所料,老男人果然点了点头。
























走出101房间是半个小时以后,刘昊然一边把衬衫的扣子系在最上面遮住身体上的痕迹,一边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啧啧,真是有享福的机会没享福的命。



老男人把所有的都说了,警察询问了他家的地下室,他一五一十的告知对方自家的地下室早就不在自己手里,很多年前就卖出去了。警察希望能从家里进到地下室仔细查看,但是卖出去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要求把住户家通往地下室的入口用砖和水泥封死。



贫民窟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些地下室究竟用来做了什么,甚至大部分都像这个老男人一样天天出入那里。



被问到当初的购买者是谁,老男人回答并不知晓,对方捂得严严实实,只说要买地下室,给的钱也不少。



“你们连交易凭证都没有?!”一个警员不敢相信。


“没有,你搞清楚,这里是贫民窟!少来那一套城市里的玩意儿装!”警员被怼的无话可说,他们觉得没办法跟眼前的人心平气和的说话。


再之后涉及地下世界的事老男人一概摇头装不知道,没有人会蠢到把贫民窟唯一的“世外桃源”告诉警察。警员没办法,只能做了笔记就离开了。















刘昊然离开这栋楼,果然不出他所料,警察已经有了不小的进展,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他决不允许在这个月19号之前有人会干预他的计划。



停在案发现场的警车还没走,看来他们要排查好久,四下无人,刘昊然迅速绕道这栋楼房隐蔽的一侧,拉开一扇破旧的小门闪了进去。


一路往地下走,刘昊然到了C区的地下,这里永远都不会少人,就算外面天塌下来这里照样热闹。


看到他推门进来,不少人朝他吹着口哨,刘昊然没时间理,现在也不是他的“工作”时间。更何况就算要“工作”,也不应该是现在的他,现在的这位只能让骑在他身上的男人肠子流一地。


他需要去找四个男人的最后一位,警察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快,凭他一己之力无法阻止。


不过,他会借刀sha人。























庞杂的地下世界由一个长形的大厅和无数的单间组成,承重的需要当初购买的地下室不能完全打通。


没人知道这地下世界具体的构成,当初有四个男人花了近一整年的时间买下了这片巨大的贫民窟所有的地下室,他们扬言这里会是贫民窟所有人享乐的天堂。


被命运压迫到苟延残喘的贫民极大一部分被这四个男人洗脑,“像城市人一样,他们是如何活的你们也可以!只要建成,这里就将是唯有我们的国度!”


花钱雇佣的人和免费的“信教徒”们争先恐后的为他们梦想里的“城市生活”搬砖运土,懒散的政府从来不会派人调查贫民窟的生活,就这样,地下世界在避人耳目的另一个空间悄然形成。






四个男人把这片土地划分成四个区域归各自所有,各自经营,但每个区域并不隔绝,窄小的通道和各种下水管道相互连接,在不会引起地上异样的前提下把四个区域联通。


地上的路面早已憔悴不堪,但贫民窟从来不会有任何车辆来往,这幅模样也就一直维持下去。



刘昊然现在在的区域是C当初管理的地方,很显然他死后这里变成一团乱麻,人们也都猜测过A,B和C为何会突然离奇si亡,但也只是作为吃饭时的谈资。


人们从没见过这四个男人真正口罩下的脸,死者登上了报纸他们才第一次看见。


现在地上停满了警车,刘昊然猜测A和B死的地方应该也有警察,为了避人耳目他决定从地下去找那个男人。


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刘昊然闭着眼都可以走不错。闯进C的屋子,把沙发对面的观音像推开,有一道极其狭小的缝隙,刘昊然没犹豫钻了进去。




一路快步前行,两侧的墙把刘昊然的白衬衫蹭的都是灰和泥。



一边走着,刘昊然的大脑一边飞速运转。去找那个男人是他的临时决定,为了阻止警察他必须采取行动。


只是这个男人不简单,这把刀借得好可以把警察和刀柄一起折断,借得不好,他现在就是在往坟墓里走。







推开木制的观音像,眼前又亮了起来,熟悉的暗紫色的光充斥着这个屋子,他到达了男人的房间。



刘昊然从缝隙里钻出来,看了看表。24分半,比上一次他从这里拎着刀走慢了三分多钟。













“哟,今儿不走正道啊。”男人翘着二郎腿仰着躺在沙发上,看起来好像在等人。



“我有正事找你。”



“巧了,”男人嘿嘿一笑,抽着雪茄吐出一团烟,熏得刘昊然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也有事儿找你。”














【未完待续】




这一章有些长,我为大家梳理一下:


现在在阳光下的人格所有看到的东西凶手人格都是可以看到的,就是完完全全的记忆共享,在看到警方的材料后,凶手人格强制夺过身体的控制权,对原来的人格进行催眠,所以每一次人格的转换都会让刘昊然感到晕眩。


夺过控制权之后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凶手人格在操控身体。他萌生于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之后会写),是其中一个人格对于母亲极其痴恋狂热所爆发的极端情绪凝结成的一个人格,是所有负面的集合体。


本来他同在阳光下的人格是一体的,但由于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点(之后会写),负面情绪太过庞大导致他的力量不可控,最终挣脱出原来那个人格的控制,独立成一个人格。



贫民窟的具体构造之后会写到,会更详细。


现在处于三方混战时期,“你”带领警员的突破性进展正在把事态往更糟糕的方向逼进,刘昊然的凶手人格受到刺激提前出现,他要借刀sha人,而“你”的猜想才刚刚被证实,“你”也不会停手的。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评论(1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