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七)》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fan罪)


昊然弟弟和男人结盟了,男人的意思很明确,要让警察们都死在里面,很明显“你”当再也在这个死亡名单里,而正处于凶手人格的刘昊然答应了下来。


现在你发现了刘昊然与贫民窟的地下世界有联系,心里五味杂陈,在这个关键时刻刘昊然主动邀请你见面。





















《暗夜(七)》





三十分钟前,你一个人开车来到了案发现场。因为感冒有些复发,你回家取药耽误了时间,没和大家一起来。

几辆警车已经停在了C区,看样子大家都很快的去排查了,你找个地方把车停好,换上便衣,准备开始你自己的行动。


有些事情听报告和看照片是永远无法理解的,你是特派员,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纸上谈兵会让你陷入隔绝视野的被动,这是大忌。十多天没有来过这里,你斗胆做了决定。



这地下到底是什么样子,你要亲自去看一看。



这件事你没有向任何警员说,他们自有他们的工作,并且私查这种事本来就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


根据你脑海中警员上交的地形图,最详细的就是案发现场右侧这栋楼。你环顾四周,确保没人后迅速贴近墙面,这栋破楼房的外墙已经爆皮,墙上的洞里黏着很多蜘蛛网。

你不保证你能找到入口,但试试总比不试好。后背尽量不摩擦墙,一步一步绕着这栋楼的高墙走,这里太安静了,你总觉得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你。


楼房不大,你很快就绕到了案发现场的另一面,这里夹在了各种废旧的土坯房里,不仔细看很难察觉有一条缝隙。


直觉告诉你这里会有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正当你准备转过墙去看看时,在缝隙的对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你迅速撤回,躲在墙的另一面,让墙体死死掩盖住自己。死寂一片,屏住呼吸,你能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肾上腺素激增,你的手按住了背后裤腰上的枪。


你掏出了便衣里随身携带的化妆镜,慢慢伸出去,从你的角度能够正好从镜子里看到反射的画面,这是警察的常用方法,被发现的几率很小。


镜子里显现出了对方的身影,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人影渐渐变得清晰。




男性,白衬衣,高个子。

这人你感觉熟悉。





对方慢慢走到这面墙的中间位置,站定,有些警觉的左右环视,他的眼神扫过你的镜子,很小,他没有发现,但你透过镜子却看得清清楚楚。





刘昊然。





两三个小时前你还和他通过短信,他留在你脑子里最后的印象还是那个笑的一脸腼腆,送你一个四叶草的小男孩。

他怎么在这里?



刘昊然不笑的时候面无表情,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让你感觉没来由的很紧张。

你皱起眉,不敢有任何动静,死死盯着镜子里的画面。刘昊然快速环视一周,确保没人后拉开了一道嵌在墙里的门,闪了进去。













镜子里已经没有了刘昊然的影子,但你盯着他进去的位置久久没办法缓过神。你原本以为刘昊然的气质与贫民窟格格不入,但现在看来他早就知道贫民窟的一些故事,可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跟你说过。


这桩凶杀案牵扯出了更多的东西,但你不希望这与刘昊然有任何联系。他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一个本应该在咖啡店带着奶香气编织着四叶草的男孩。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超出了你的预想,你万事考虑周全,偏偏没把刘昊然算进去。


“希望他不要与这些案子有任何联系。”你在心里说。转念你又立刻警告自己,警察断案最忌讳带入个人感情,这么多年你都可以保持绝对的理性,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不安的掏出手机,拨通了刘昊然的电话,你想听听他的声音,听他亲口告诉你他现在很好,一切与他无关。


听筒一片安静,接着响起机械的女声。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有些呆滞,就像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迟迟等不到最后的一滴水,你听着女声循环了三遍才把电话挂掉。



你非常不安。




















“正巧我也有事儿找你。”

“什么事儿。”

“不急,我觉得我们要说的是同一件事儿。”男人轻松的笑了一笑,整个人嵌在沙发里,“你先说你的。”

刘昊然被他盯的很不自在,但还是先张口。

“今天我碰巧听到了本来负责侦查AB和C命案的警察在挨家挨户盘问地下室的事儿,这可能会牵扯到整个地下,我认为你有必要出手。”


“巧了,我也想说这件事儿。”男人慢慢支起身弹了弹烟灰,“A,B和C爱怎么死都不关我的事儿,但警察如果要牵扯到地下,这就是往我的地盘上撒尿。”


“警察是为了找凶手,其实我觉得他们闯入地下也没什么,可能只是找你多配合。”刘昊然说的一脸平静,但他心里明白,这套激将法对眼前的暴脾气很管用。



男人听到狠狠把雪茄摔到地上,一脚踩了个稀巴烂,破口大骂。

“配合?配他妈个屁!老子服刑的时候一个个都给我装大爷,现在老子早就跑出来了,还他妈当20年前!!那三个短命鬼一死,整个贫民窟都是老子的!她妈的几个条子还敢在眼皮子底下撒野!!”男人气红了眼,一把抓住刘昊然的衣领,死死提到眼前。


“你再他妈敢在老子面前说丧气话,老子就把你这张脸撕下来做成套子塞你屁股里。”说完一把把刘昊然推开。


有些呼吸不畅的刘昊然疯狂咳嗽着,他的脖子上被揪出了红印子。


“咳…咳…我不说了…”大口深呼吸几次,刘昊然对上男人看他的眼神,“我只是来提醒你,你既然知道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起身准备沿着观音像后的缝隙回去。





“等等。”男人突然叫住了他,刘昊然的脚步停了下来,但他没有转身。

“无事献殷勤,你今天这么急着来,跟你的作风不太像啊。”男人又点了一根雪茄,刚刚那只没抽完的惨死在地板上。“你说‘碰巧听到了警察们’,啧啧,真是很凑巧呢。”


“你不信任我。”


“ABC都死了,你现在还活着站在我面前就应该感激我。”


“我不想多辩解,你告诉我怎么可以证明我不是警察的人。”刘昊然转过身,他现在出了一身冷汗,跟眼前这个男人对峙是他最没有把握的事。






他知道男人的过去,全城发布追捕十多年前四个越狱嫌疑人的时候,他就在贫民窟看到过张贴的公告,四个男人的脸就明明白白印在上面,纵使过了20年刘昊然依然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越狱的人本来就不怕死,越狱成功的人既不怕死又有脑子,越狱后二十年没被抓到过的人不是懦夫就是天才,而越狱后二十年把整片贫民窟都纳为己有的人很显然属于后者,或者不只天才,他们是疯子。


心狠手辣,亡命之徒,刘昊然这么看待他们。


与疯子对峙就如同走在刀刃上,稍有闪失就摔的血肉模糊。


但刘昊然不怕这些,他享受这种感觉。和强者拼脑子他从来没怂过,非生即死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在雨夜把刀插进他们的脑干,看着脑浆一股一股的流出来,这种向死而生的舒适感就像嗑药一样能让他获得精神的gao潮。






“你说吧,我怎么做可以让你信我。”


“不愧是被我养大的,性子果然跟我一样。”男人走到刘昊然身侧,偏过头在他的耳边低语。

“贫民窟都是淳朴老实的小百姓,真刀真枪拼起来…他们可刚不过警察呐。”


“你什么意思。”


“AB和C死的不明不白,怎么说也二十年的老交情,我寻思着,怎么也得来些人去陪葬吧。”男人假笑着,凑得更近,刘昊然有些不自然。“可这陪葬的人太多,连个墓坑都不好挖。”



“你要让他们直接死在AB和C管理的地下?”


“啧,脑瓜子真聪明。”


“可———”

“具体怎么做不需要你知道,我现在只需要一个领路人。”男人从身后搭上了刘昊然的肩膀,把他整个人环在怀里。


“我要他们不惊动上头,没有任何武力装备的给我‘心甘情愿’的走进自己的棺材里。怎么做就交给你,把他们引进来,在我关闭电闸后从观音像后面的通道里逃出来。”


“你要火拼?”刘昊然也不挣扎,靠在男人肩头抬头看他。


“我说了怎么做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知道整个地下一黑你立刻从通道离开。走快点,慢了就跟他们一起陪葬。”男人笑着爱抚着刘昊然的肩膀,嘴里的话却冰冷的骇人。


再问也无益,刘昊然从他怀里起来,向缝隙走去。



“诶。”男人又叫住他。

“嗯?”



“宝贝儿平安回来。”

男人笑了笑,又拿起雪茄抽了一口,吐出的烟雾遮掩住他的表情。



“嗯。”

刘昊然应了一声,钻进观音像的后面,不见了踪影。




















你在那个拐角固执的守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到刘昊然出来,本来打算亲自一探究竟的心也被打压下来,对于未知的恐惧感提醒你这么做可能很危险。

给刘昊然打了四个电话对方也没有接,你感觉对方像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了,这种突然的无助感和失落感让你感觉十分难受。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高中谈恋爱的时候,你无奈的笑了笑。



转身离开,走了一会儿回到了车里,警员们陆陆续续有了新的汇报,你需要把这些报告好好在脑子里整理一下,条件齐全时你打算去申请搜查令,配备好武力设施好好彻查这里,一来可以把贫民窟的脏面根治,二来你可能会找到关于凶杀案新的线索。


坐在车里,你打开笔记本电脑,警员们的邮件一封接着一封。电影里的警察总是笨的要死,你不由的在心里吐槽,明明现实里警员们效率高的一逼,一个个都拼了命的工作,却总在大片里担任狗熊的角色,真是不公平。





正准备点开邮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震动的声音摩擦着裤料把你吓了一跳。拿起一看,居然是刘昊然。



“喂?”

“喂,是我,刘昊然。”

“啊,昊然呐。”聊了十多天,你已经亲切的喊他昊然,“什么事?”

“我找你有些事,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在贫民窟呢。”你觉得对方的语气很冷,明明这么热的天,你听的却感觉心里很凉。


“现在来我的咖啡店,我有事跟你说。”对方顿了顿,接着补充了一句。“你一个人来。”


挂了电话,你有些摸不清头脑,刘昊然生气了?这和几个小时前还给你发信息的他差别很大。


“他应该没有发觉我,镜子很隐蔽。”你不知道对方突如其来的邀请代表了什么。“我也从来没有透露过警察的身份。”你有些慌张,超出你计划的事总让你感到很无助,这也是为什么你要当警察的原因,你沉迷于把案件牢牢抓在手里的那种安全感。






犹豫了几秒钟,你把车上挂着的刘昊然送你的四叶草挂件摘了下来带在身上,一路快步向咖啡店走去。








刘昊然曾经笑着说它会带给你好运,


你现在希望它会的。







【未完待续】


微博:左风的世界只有写文

评论(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