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八)》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黑暗向)

你能想象刘昊然那种腼腆的样子跟你谈恋爱吗!!想想我都要苏死了!!

不过…

谈恋爱,坏大事儿。



凶手人格是在极端情况(之后会写)下诞生的,他没有其他感情只有报仇,这是他存在的意义,仇报了他也会消失。

而矛盾的集合体就在于你与年轻的昊然弟弟的母亲十分相像,这让有恋母情结的那个人格无论如何都不允许你死。

两种人格都是因为各自的执念,一个是从小畸形的心理对母亲的执念,一种是对于为自己为母亲报仇的执念。













《暗夜(八)》








咖啡店的Open灭着,你推开门走了进去。


“来了,坐。”刘昊然仿佛掐准了时间,正好给你端了两杯咖啡,但你不敢喝。

“什么事这么急?”你和他在一个拐角的双人桌前坐下。


“我不绕圈子,有些事情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

“但说无妨。”你尽量保持镇定。




“我知道你是警察。”

“什么?”

“不必奇怪,你的车经常停在案发现场,城市人不来这里休闲的,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你是警察。”



“我并没奇怪。”你自然不奇怪,开着车来查案子这本来也不是什么遮掩的事,只是一般人不会刻意去猜测一个便衣警察的身份罢了。




“我知道你们最近一直在查的凶杀案,死了的人其实我认识。”

“什,什么?”这回你真的有些惊讶,多半个月,这是刘昊然第一次对你说关于案子的事情。




“实不相瞒他是我的养父,我是他从街上捡回来的,那时候我大概也就五六岁。”刘昊然喝了一口咖啡,看样子慢慢陷入了深思。“他把我养大,并不是把我当做孩子,只是当作不用佣金的苦力工罢了。他爱赌,输了没钱就把我押给别人干几天活儿,把他的债给抵了。”


“你从来也没跟我说过这些…”你看着他,常人本该同情的情绪在你心里并没有多少,多年警察的直觉在告诉你,当刘昊然说出这些话时,他自己也有杀害被害者的嫌疑。


有时候你也会取笑自己活得像个冰冷的机器。




“没说过是因为我离开他很久了,在四五年前?大概就是在他被放高利贷的人打的晕在赌场里的时候,我跑掉了,从此再也没见过他。”


“这次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些?”


“我和他本无任何血缘关系,我也相信你们警察可以断案,只是我夜夜做噩梦,总觉得我亏欠他。没经过你们同意,我忍不住私下调查他的死因,前不久我去了他以前经常去的赌场,问到了一些我觉得你们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


你突然想起刘昊然今天悄悄从那扇铁门进到了地下这件事。




“他欠钱,他欠了很多很多钱。”刘昊然皱起眉,双手握紧拳头忍不住的磕着桌子。“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还在赌!”


“你先别激动。”你赶紧安抚他,“所以你认为他可能是放高利贷的人杀的?”


“非常有可能,在我向他们询问时他们明显有些支支吾吾,我认为他们在隐瞒一些事情,但是我不敢问,我怕触及他们的底线。”



“你提供的线索非常有用,我记着了,能否告知赌场的地点,我们会派人去暗中调查。”你掏出随身的笔记本,草草记录信息。



“那个赌场……就在你和我的脚下。”


刘昊然看着你,幽幽的说。


“你也许还不知道,地下有另一个世界。”




你写笔记的手突然停顿住,没错了!刘昊然说的话应了当初你在警察局里的分析,这片地下的确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你又想起刚刚刘昊然的确走进了地下,看来他说的没错。至此你对眼前的大男孩的嫌疑消除了大半。







看你若有所思,刘昊然慢慢朝你伸出手,竟然轻轻握住你的手腕。他对你说话,语气温柔极了。


“这片地下建了很久了,里面就像蚁巢一样错综复杂,你和你的警员要下去调查,我真的真的不放心。”


“我……”


突然的温声细语,刘昊然的双眼注视着你让你说不出来话,相识多半个月以来第一次的身体接触让你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刘昊然有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皮肤白皙,手臂上分布着男人特有的青筋一直延伸到小臂,他轻轻的搭在你的手腕上,十分温暖,带着点担心和恳求的意味。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虽然这样算是对得起他对我的养育之恩,可以暂且对得起我的良心,但如果让你冒险,那么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你是我的店里的客人,你知道的,我想让你多来跟我说说话……我不想你冒险。”



“…昊然”你顿了顿,“我是警察,我必须要这么做,不管有多危险…”



“不行,你们进去就会迷路,里面的光很暗,而且地形太复杂,你们可能连那几个放高利贷的人都找不到。”


刘昊然的手抓着你的手腕紧了紧,他的手很大,你感觉他快要握住你的手了。





“这样吧,我带你们进去,我认路!”




突然刘昊然好像想到好办法,一下子抬头看向你。


那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仿佛他刚刚把你从敌人的枪口下救出来,这只大型犬用一双狗狗眼看着你,等待着你对于他这个完美提议的奖励。


一瞬间你感觉心里砰砰直跳,言情小说里的一击致命估计就是现在这样,你再也不敢嘲笑那些看小说都脸红的小女生了,因为你现在的脸可能比她们还红,红透了。



“好…好,好。”你变得结巴,连句话都难以说出来。



“OK!这样太好了。”刘昊然兴奋的笑了起来,他的小虎牙露出来了,漂亮的很。他的手一直在你的手腕处握着,这暧昧的姿势终于解除了,因为他索性直接握紧了你的手。





“我一定会保证你平平安安的。”




两手相扣,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在舞会上拥你入怀,你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而刘昊然像个在国旗下发誓的小红领巾一样,十分认真。







“我……我还有些事情要做,我先走了。”你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手赶紧收了回去。






太奇怪了,这感觉太奇怪了,你感觉有些只有在校园里才有的情节发生在了你身上。悄咪咪的,暗戳戳的,两个人都没有点破,但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就确立了这样的关系,双方都心知肚明,却默认它的存在。


美好到不真实,但却甜的像蜜一样。




“去吧。”刘昊然跟着你站起身,“多跟我打电话发短信吧,什么时候要去地下调查随时联系我,我永远等你。”他好像因为自己可以帮上你一点忙而很开心。




“嗯,应该不会很晚,我会多带些人跟着,相互有个照应,我们都会平平安安的。”你对刘昊然道了别,带着你今天意外收获的小感情打算离开。





“诶!”刘昊然叫住了你。


“嗯?还有事?”


“…嗯………那个…你还记得我送你的四叶草吗…?”他说起这个很犹豫,如果你说不记得也许他会很伤心,但你一直记得,甚至现在还揣在兜里。



“记得,怎么了?”



“我们走的那天,你一定要带着它。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刘昊然腼腆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仿佛一个刚刚送给女朋友礼物的小男朋友,或者说,就是小男朋友。





“会的,我一定带着。”你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走出了咖啡店。




一直走到街角,你忍不住回了头,居然看到他还站在店门口目送你。


看到你回头,刘昊然笑着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你心里暖暖的,朝他大大的挥了挥手。


夕阳打在他身上,少年的脸变得红扑扑的,轮廓反着淡淡的微光,美得像个天使一样。

























目送你离开,刘昊然收起了表情,转过身没走几步,他突然一阵晕眩,趔趔趄趄的走了几步,还没碰到座位就跌倒在地上。






“你骗她!你会把她害死的!!”

“你跟我谈感情,不觉得可笑吗。她是警察,案子知道了太多,我必须阻止她。”



“你真的疯了…停下吧,你已经陷进去了!”


“这个身体创造了我就是为了报仇,我是在为我自己Sha人,在为死去的母亲Sha人。”



“母亲…”




“别忘了你心里的爱人是怎么死的。”


“…不,不要…我不要想起来…”


“一辈子都在流浪,都在寻找她丢失的孩子,最后冻死在路边。”




“不!!你别说了!!你他妈闭嘴!!妈妈没有死!!她现在就活着!她刚刚还在跟你说话!!”



“你不是傻子,自欺欺人没意思。”



“她没死…她活着,她刚刚还对你笑…我不管!我警告你,如果她死了,我也不会活着!我会在19号之前就跟她一起死!别忘了我们在一个身体里!”


“你居然威胁我。”



“我别无他法……她那么像,二十年前,一模一样……我决不允许妈妈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影子的离开我。”


“你才是真的疯了。”



“无所谓了,你那么冷血,一辈子都体会不到那种爱一个人爱到死的感情。”



“我不需要,我的样子都来自于你。Sha人就够了。”



“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让她平平安安站在我的眼前。”



“…爱上自己的母亲,可笑可悲。”



“造化弄人,疯子就疯子吧。”



“好,我答应你,带她一起逃出来。但你记着,她是警察,你会坐牢的。”



“只要能和她多说些话,随便。”



“有种。”


“到这个月19号,你杀完最后一个人就彻底消失。”



“…好。”



“你走吧,让我陪她说会儿话。我好久没和她说话了。”










睁开双眼,刘昊然头痛欲裂,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这次甚至连两个人格吵架都经受不住。他真觉得自己可能有一天昏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扶着桌子站起来,刘昊然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掌控了一天身体的人格终于走了,他现在只想和你聊聊天,他太想你。


























开车回家的路上,你遇上了城市里的堵车,满眼的车灯配上城市夜晚的霓虹虽然美,但是对于堵在路上的人却永远起到心烦意乱这样的反作用,烦躁的时候你开始思索起案子。


仔细回顾你才发现你答应刘昊然太匆忙,本来你可以再等几天,等资料收集好后去申请搜查令,到时候会有武力装备,你去调查放高利贷的人自然非常安全,也就不用刘昊然领着你去地下。




你拿起手机,在与刘昊然的短信框里打下了几个字,打算跟他说不再需要他领路了。


刚打了几下,你的脑海里突然显现出今天那个时候刘昊然看你的眼神,他紧握着你的手,因为你的点头答应而忍不住笑起来的表情。每一个画面都展示的很明显:他想帮你,他渴望能和你走的近一点,他希望能保护你。




他喜欢你。





人一辈子最难断七情六欲,这种囚禁了数年的感情欲望一旦被释放就一发不可收拾。你一咬牙,删除了对话框里的字,打了一句新的话:



“我遇到堵车了,真的烦死人。”



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


短信发过去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了回复,你能想象刘昊然趴在咖啡桌上眼巴巴的等着你的短信的小可怜样。



“掏出你的四叶草,大喊‘巴啦啦能量!’他们就都消失了٩(˃̶͈̀௰˂̶͈́)و”



没忍住,你噗嗤笑出了声,看来你的小可爱又回来了。


你想你那天一定会带着四叶草的,它真的会给你带来好运。



就像今天一样。
















回到警局,你查看了所有的邮件,不出所料,在各家各户的排查访问里,一致的结果是他们的地下室都被买走,却不知道购买人是谁,有一两个透露地下室被改造成了地下世界。


没有购买证据,没有任何人具体透露地下世界的事儿,这些东西远远不够上面配给武力装备和搜查令,更多的证据来不及收集,距离凶手下次作案的时间越来越近,到现在你们甚至还没有去过地下。


你连夜召开了紧急行动安排会,把忙碌了一天的警员们召集开会真的很不人道,但是这件事还是早说为好,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我的一位熟人为提供了重要线索,被害人生前大肆赌博,欠下巨债,大家调查到的地下世界的确存在,目前的作用不清楚,但很有可能是非法经营赌场一类的,嫌疑人的死与放高利贷的人有很大嫌疑。”


你顿了顿,继续说。“我会在最近几天定下日期,我们要集体行动,全部便衣去地下,打探关于高利贷和被害人的消息,并且借此熟悉地下世界的构造。”



果不其然大家对于突然去一个充满危险意味的陌生区域并不是很支持。



“放心,我的………一位本地熟人,他很了解,那天他会带着我们下到地下,保证我们的安全。”你差点说错了称呼。


“各位带好隐藏相机和录音笔,注意收集任何对于我们有利的证据。”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特派员都担保了安全,大家都放心了大半。





散会后,你看了看手机,现在是晚上11:30,13号,即将14号。距离19号越来越近了,而你也感觉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你有预感,地下世界对于这个案子就是一个无比重要的转折点。







打开手机,你给刘昊然深夜发了短信。

“晚安。”




不出所料不到一分钟,你就收到了对方的回信。




“晚安o(`ω´ )o!”





晚安,祝我们那一天都彼此平平安安。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