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九)》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慎,人格分裂,Xue腥,Fan罪)



此章略Xue腥,慎读。












《暗夜(九)》







15号,今天天气很好。

上次你提到的监控录像警员们已经调查完毕,他们绘制了3D的街区盲角交到了你的手上。你一个人站在空空的会议室里,看着投影的3D建模发呆。




贫民窟的摄像头坏的很不是时候但也是意料之中,很多年都没有人在乎这些人的死活,监控摄像也就成了最不必要的东西,有些摄像头已经废掉,有些还苟延残喘。


一共坏了六个摄像头,A死的地方就在摄像头下方,但是坏掉了,一片黑漆漆。

B死的地方在摄像头的死角,不过就算不是死角,周围也坏掉了3个。

C被逼进了死胡同,但是在楼层夹缝与道路的交口,唯二可以照到的摄像头在当晚由于大雨电线短路,全部不能工作。



你在思索会不会是凶手故意破坏掉摄像头掩饰行踪,可一份上交的资料显示整片贫民窟摄像头的破损率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


很有可能是巧合。


但让你提高警惕的是,ABC区周围楼房的地下室路口,全部都避开了可以工作的摄像头。


这也太巧合了。


你拿着激光笔从一栋楼房的地下室口画起,沿着各种路径挪向案发地。

“照不到。”你皱了皱眉头。换一个路线。

“还是照不到。”

“照不到。”

“照不到…”

“照不到…照不到…照不到…”你不断的换着起点,换着路线,越来越快,但没有一条可以照的到。


当初建造地下世界的人仿佛算好了一样,从任何一个地下室口出来后的人无论在贫民窟怎样走,都会在最少最开始的三个路口避开所有的摄像头。


“怪不得怎么都找不到凶手和受害者从哪里冒出来的。”你咬了咬牙,越发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两人一定与地下有脱不开的联系。



你打开手机,拨通了刘昊然的电话。不多时,对面传来了刘昊然的声音。

“喂?”声音很是慵懒,你能想象他缩在被窝里还没睡醒的样子。

“你有时间吗,现在,带我和警员们下去看看。”




“好。”

















三四辆警车一辆接着一辆驶入A区,三个月前这里 发生了一起命案,现场封锁至今。

刘昊然早早的就到了现场,他今天穿的很简单,黑衬衫黑裤子,坐在自行车上玩着手机等你来。

警员们都换成了自己的衣服,看起来有一种来打群架的诙谐。




“来的还挺快。”刘昊然看到你来,笑着跟你打招呼。

“那可不,这看着就要到19号了,我得抓紧时间。”

“19号?怎么了?那天有什么事儿吗?”

你差一点就多透露了案件的相关信息,赶紧否定。

“没,没什么。”






“特派员!”有一个可爱的警员小姑娘“哒哒哒”的跑过来,手里拿着两条小红绳。看到刘昊然,有些脸红,但是依旧很落落大方的说出自己的小想法。


“这是跟着大家第一次进行这么大型的便衣任务,我早早的就准备了好多小红绳,我想让大家每人手腕带一个,保平安呢!”小姑娘笑的很可爱,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好啊,谢谢,真漂亮。大家也都注意一下,戴上不要露出来。”你接过红绳戴上,提醒大家。


都是年轻人,也有不少新人,你经历过数不清的案件,唯独这一次不怎么紧张。大概是有这群可爱的孩子的原因吧,你感觉心里也暖暖的。


“嗯……你也来一个吧,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小姑娘对着不认识的人还是挺害羞的,但是鼓足勇气递给了刘昊然一条红绳。

“不,不用了。”刘昊然也懵了一秒,笑着挠挠头,“这是你们的,我就不必了。”


“这就见外了。”你劝说刘昊然,“你哪是什么外人。”



你的话让刘昊然莫名红了脸。“谢谢。”刘昊然接过红绳,小姑娘笑得特别开心,一蹦一跳的跑回警员们当中。





“我给你的四叶草呢?”刘昊然突然问你。

“当然带着。”你撩开衣领,把自己做成的四叶草项链拿给他看,“我把它戴在脖子上了。”




说完你把项链又放回了衣服下面,小东西顺着你的锁骨滑到了胸前,刘昊然盯着你衬衫上的小玩意儿竟然连耳朵尖也红了。

“哇你在看什么!”你笑着佯装生气推了推刘昊然的肩膀,“再看我就叫你流氓了!”

刘昊然被你这一下推醒了,他顺势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就看就看就看,我就是那个四叶草哈哈。”

“你你你!”你揪住链子把四叶草从你的里衣扯了出来。

“哇你太残忍了!不要把我拿出来,我会发热可以帮你暖胸口~”刘昊然故意装作委屈的样子丑萌丑萌的,你没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

“不跟你闹了,我看大家也都准备好了,咱们下去吧。”

刘昊然听到你的话,也收整了表情,他一瞬间变的有些严肃让你没来由的很紧张。




“好,那咱们现在就下去。”刘昊然把自行车停在一边,开始向A区右侧一栋楼房的地下室口走去。

“大家注意!走了!”你打开对讲机,所有人向你聚集,大家各自三三两两组队,既不会引人注目,也彼此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掉队。





刘昊然和你走在最前面,他拉开了地下室的门,你第一次看到里面的样子,左右很窄都是砖砌起的墙,只有一条楼梯通向深不见底的地下。



“你走前面,我在身侧一只手抓住你的肩膀。让你的后背贴着我。”刘昊然的声音从你的上方传来,你俩离得太近,你点点头,先于他走进了门里。






刘昊然左右张望了一下,他把红绳从手腕上摘下来,扔在了看不见的角落,跟着你走进了门里。






















这条路太长,只有墙壁上幽幽的灯光能让人勉强看清脚下的台阶。你们不熟悉地形,每一步都走得谨慎,这条路你觉得走了快一刻钟。



楼梯终于在最底端结束,刘昊然推开了面前的门。

你走进这里,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这里广阔的如地上一层的警局大厅,乍一看左右不规则突出的建筑物会遮挡很多视线,但是多到数不清的门暗示你这里的实际占地面积会大到无法想象。




三三两两的人在大厅里的桌子上赌钱,不过你从各个紧闭的房门里传出的大喊大叫的声音判断出,有数不清赌徒在房间里玩的不要命。




“不要声张,左右看的幅度不要太大,他们不认识你们,会很注意你们。”刘昊然和你靠的特别近,他俯下身在你的耳边低语,呼吸的热气轻抚着你的脸颊,让你有些稳不下来。

“好。”你侧身用余光瞥见自己的警员都下来了,拽了拽刘昊然的衣袖,“都到齐了,你带我们去找放高利贷的人吧。”

“好,跟着我。”刘昊然带你向最里端的屋子走去。你紧跟着,打开对讲机。


“所有人注意时机打开摄像头和录音笔。”


隐藏好耳朵里的微型蓝牙耳机,你知道即将要面对一根难啃的骨头。



















“咔”,你们进了走廊最里面的房间。



金碧辉煌,这里与刚刚就是两个世界。皮质沙发,各种动物皮毛做成的地毯,深檀名木的家具,正面一尊巨大的观音像上稍稍落了些灰尘。


一些你叫不上名字的金首饰和玉器混杂着红色的钞票洒在观音的周围的地上,身上。你听说过这张做法,与生意人家中的关老爷异曲同工。本该是纯白的观音被硬生生的做成金色,显得浮夸又低俗。


这人一定是个没什么修养财大气粗的人,你想了想,和他的放高利贷的身份很相像。





这屋子看起来很久没人来过了,空空的不见一个人。





“昊然…”你有些不明白,“你不是说要带我找那个放高利贷的人吗,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啊。”

“他可能出去了,你们要不趁现在先搜一搜。”刘昊然说的很平淡,就像已经预料到这里没有人一样。



“好,大家去搜一下有没有与案件有关联的东西,注意动作要轻,别让人察觉。”警员们立刻四散,在这个房间轻手轻脚的翻翻找找。







你正打算去看看房间一旁的的办公桌,刘昊然突然过来抓住了你的手,悄悄对你说,“你和我去看看那个观音像吧。”

你的手被他的大手包的紧紧的,你不太敢让其他警员看见,想收手,但固执的刘昊然依然死死抓着你,从你的耳边悄悄吐气,“跟我来嘛,只有我们两个…”



酥到骨子里的声音,这种人在古代一定三妻四妾。



“好…收敛点,大家看见不太好…”你嘴上着说,但还是默认了刘昊然有些流氓的做法,他把你往怀里一揽,推推搡搡挪到了观音像面前,其他人离你们有些远。






你开始观察这尊雕像,尘土盖在上面,闻起来一股奇怪的味道。

观音像背面靠着墙,三面朝外,你绕来揉去,细细打量这尊雕像,从上到下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突然你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地上虽然撒了很多首饰珠宝,但距离观音像实则都有一段距离,并没有就在观音脚边,刻意空出了挪动的空地。


观音正面的身上落满了灰尘,可左右两面明暗不定,你把头往前伸,恨不得把脸贴在上面。打开手电,顺着你的目光,你好像看到了观音像侧面有几处怪异的痕迹,上面的灰尘不是自然落上去的,是混乱的摩擦留下来的,形成了一道道不太明显的划痕。



三个月了,这里本应该落满灰尘。



猛然,你心中一紧,有人碰过这尊观音像,并且是在观音像落满灰尘的基础上碰过的,所以他的手指混着泥尘留下了痕迹。




这证明在他们不久之前有人来过!




你浑身一下子紧绷起来,身旁的刘昊然毫无动静,他并没有跟着你一起搜查。你直起身,想让他赶紧来看看的发现。



“昊然,你看这尊观音像,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你拉他的衣袖。


刘昊然没有动。


“嗯?”你感觉到他没有回答你,走到他面前,“昊然?”


刘昊然没有理你,他默默的抬起左手,看着手腕上的表,秒针一点一点移向数字12。




“10,9…”他慢慢念着什么。

“什么?”你察觉出刘昊然的异样,疯狂的抻着他的袖子。




“6,5,4…”刘昊然看起来像陷入了梦境,像一个梦游的人听不见你的声音。

你感到心跳极速加快,有些事情要发生。



“大家快走!!撤退!!”

“3,2…”

“刘昊然!!”

“1。”

















与刘昊然共同结束倒计时的还有整片地下的电力供应。

房间瞬间黑暗,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的手忙脚乱,人们本能的叫喊出声。



“大家不要慌!!打开手电!!撤退到进来的门口!!”你在混乱的人群中最先找回镇定,大声喊着。人群中陆陆续续的亮出几处手电的光,由于身上还要隐藏其他设备,并不是所有人都带了手电,几处微弱的手电光照不亮整个房间。“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起,人们赶紧冲向进来时的门。



可是门被锁住了。



“打不开!!有人从外面锁住了!!”人群瞬间炸开了锅,你们中了陷阱。



你开着手电迅速四下找刘昊然,但却怎么也找不到,人群中乱射的灯光让你感到头晕眼花,耳边“嘶嘶”的响。



“安静!!所有人安静!!!”你大叫一声,“安静听!什么声音!!!”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黑暗中你耳边“嘶嘶”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了,那种声音就像高压锅放气的声音。



放气。



你瞬间明白了什么。


“所有人快捂住口鼻!!!”话音未落,你脚下瞬间腾起黄绿色的气体,它们飞速上涨着。





在门一侧的人最先受到了气体的攻击,他们剧烈的咳嗽,发不出声音,就像即将要淹死的哑巴一样,黄绿色的气体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可怜的警员们全部被包裹成黄绿色的气团,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刚发出来就被阻断,一具具无法呼吸的身体来不及跑就跌倒在地上,发出充满死气的“咚”的一声。




所有事发生在一瞬间。





你渐渐感到喉咙的呼吸黏膜因为逐渐飘来的气体而受损,肿胀,无法吸纳氧气。

眼前明明看着手电,可黑暗向病毒一样慢慢爬过你的瞳孔,耳边的各种声音变得模糊,你想要嘶吼,但像个哑巴一样只能在绝对沉默里被血肉分离。




死神已经把镰刀对准了你胸前心脏的正中心。

但你的四叶草不偏不倚的挡住他的刀尖。





突然,一块湿乎乎发毛巾捂住了你的口鼻,一双十分有力的大手把你狠狠向身后拽去。你已经有些站不稳,毛巾上奇怪的东西有效的阻挡了黄绿色的气体继续侵占你的身体,甚至你吸入微量气体的喉咙因此勉强可以呼吸。


你感到自己被拽进了一个十分狭小的缝隙,你被摆正身子,后背紧紧贴在一个人温暖的胸膛上。一只手托在你的已经没有力气的腰上,强迫你以极其夸张的速度向前冲刺。




“不想死,就跟我快点跑。”一个声音传进你的耳朵,可惜你意识混沌,听的隐隐约约。




脚下本来过膝的气体被快速甩在身后,你不知道自己这是身处何处,只知道要不停的跑,一刻不停的跑,拼了命一样跑,用尽最后一口气一样跑。


跑了多久,你不知道,左右狭窄的洞壁有各种奇怪的石头的突起,你的脸上,胳膊上,腿上被划的血肉模糊。


你身后那位也不怎么样,你感受到他托你的手渐渐减小了力气。偶尔传来的对方吃痛的闷哼声也在提醒着你他的状态也很糟糕。


你们在跟死神赛跑,仿佛这条命的余生只剩下跑,跑得太久你甚至感到牙齿很疼,颠簸着反胃想吐,脚底麻木没有了知觉。







“快了。”一路的沉默出了喘气声就剩喘气声,这是第二次你听到那个人说话。你想回应,但发现你已经累到完全不能发出声音,现在真的变成了哑巴。



眼前真的慢慢出现了一丝灯光,但是似乎被什么东西严丝合缝的堵着,一瞬间你想到了刚刚那尊观音像。






莫不是…

原来是……






“我们到了,抱歉你不能醒着出去。”你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说得一脸懵。



“什——”你这段时间的第一句话直说了一个字,一记手刀死死劈在了脑后。




天昏地暗,疼痛麻痹了所有的感官,你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了下去。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