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刘昊然X你(连环 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Fan罪,人格分裂)

《暗夜(十)》







寒冷,寂静。

你从噩梦中惊醒。

视线无法聚焦,你的脑子就像被生生从头颅里抠出来一样。

疼。




我是谁?


我是一个人警局特派员。


我在做什么?


我走进了地下。

停电,

被反锁,

毒气,

手,

跑,

跑,

跑……跑……跑…………


你的记忆从狂奔的步伐里渐渐断片。



我现在在哪儿?



你缓了很久很久,直到眼睛可以看清天花板。这天花板破旧不堪,土黄色的浆被里面埋藏的漏水的水管映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灰印子。不少墙皮已经脱落,活像一张丧尸的脸。



腰上使劲儿,你用手肘把自己撑起来,环顾自己所在的地方。



一个小屋子,又小又破,是贫民区常见的危楼应有的样子。屋子里除了卫生间其他都是一体的,你身下是一张床,看起来很老旧,但似乎经常打理看起来还算干净。旁边是皮沙发,小茶几,简陋的厨房,没有餐桌,和一扇紧闭着的门。

这里没有窗户,只有头顶看起来随时都会断掉的几盏吊灯照亮这片小区域。



身上就像散了架,你不敢轻举妄动。你决定坐在床上想案子。记忆连上了黑暗中的那个在身后托着你狂奔的黑影。你那个时候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坟墓,根本无法听清楚他的音色。



但你心里的直觉告诉你他是刘昊然。



他在黑暗来临之前一系列怪异的举动让你无法猜想他的目的。但是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从你看到他进去那个地下室的门开始,再到他打电话邀你过去。他的坦白,他的示好,他的请求,来的都是这么突然。

你们走进地下室,你们跟着他的要求进去那个房间,你们分开搜查,你被带到了观音像跟前,你们被反锁,你们被毒气攻击,你被带着一起逃走,这一切都是那么像设计好的一样。



一步一步,你们心甘情愿的走进刘昊然的陷阱。



他到底是谁,他对你的感情几分真几分假,他的目的是什么。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当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牵你的手时并不是完全真心。这就足够让你难受到无法呼吸。



你看向手腕上还系着的红绳,这是那个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跑来,红着脸送给你的精心准备了好久的礼物,这是她以及其他刚穿上警员制服的孩子们第一次的任务。


他们不久前还在来的路上在车里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谁家的小猫多可爱。

有一对小情侣刚刚接了婚,度完了蜜月,还跟你不停的说着去了马尔代夫,那里真的好漂亮,等这次案子完了还要带着你去一次。



你当时婉拒了他们,因为你想这次案子完了就要带着刘昊然去城市好好转转。

最好找份工作,

租一个好一点的单人公寓,

最好就在你家附近。







可是,最后他们一个个死在了你的面前。


有一股难以忍受的酸楚冲进了你的鼻子,好难受,眼泪忍不住的往出溢。


你害死了他们。

你亲手把他们推进了火坑。



再也忍不住,你捂着脸崩溃的号啕大哭。


你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就算进入警局很早,就算侦破了很多很多案子,就算早已成为了他人口中的“前辈”。可你还是一个未到三十而立之年的孩子。


绝望滋长在你的每一寸神经,你的肩膀受着好几条人命,压着你的骨头都要断掉。


此刻你不是什么特派员,也不是前辈,你只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只想大哭一场。不过再也没有人会对你说出原谅的话。






过了很久很久,你哭到嗓子沙哑,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声音渐渐小了一些。


“哭完了?”突然有声音出现在这个屋子里。


你赶紧擦掉眼泪抬头看,居然看到刘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沙发上看你,他看起来已经回来有一会儿了。


“你……”话在嘴边,可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刘昊然似乎知道你的所有想法,“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

“我会告诉你的,所有的一切都会告诉你的。”


“什么时候!”你有些忍耐不住,冲他大喊,“我的警员呢!他们怎么样了?”



“死了。”



“死了?”



“嗯。”


“死了…你不打算说些什么么。你就告诉我这个?”你死死盯着刘昊然。


“不打算,你不要再想其他人了,我会告诉你的,你想听的我都会一字一句跟你讲。但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刘昊然看了看你,仿佛鼓足了勇气下了很大的决定一样。“两天后。”


“两天后……?”你浑身上下找手机。


“今天17号,你昏迷了一天。”刘昊然直接告诉了你日期。


今天17号…两天后不就是19号?

你大脑开始不受控制的思考。


19号,

凶Sha案,

咖啡店,

地下,

凶手,

个子很高的嫌疑人,

力气很大,

熟悉地形,

Sha人,

Sha人,

Sha人…



刘昊然…







“…三次!都是你做的,对吧!”你忍无可忍问出声,但语气又是那么肯定。

“不是!”意料之外的,刘昊然的反应很激烈,他好像极度厌恶说起这个案子。“不要把我说成他,我才不是那个疯子!”

“谁?哪个疯子?什么?”你激动的要走过去问他,可双脚一碰地你就发现身上使不上力气,一下子瘫软的摔在地上。


“小心!!”刘昊然离你不远,他赶紧冲过来把你扶起来抱在怀里。“没事吧?摔到哪里没有?”


“没…没有。”你摇摇头,突然死死抓住他的衣领,“你知道是谁杀的对不对!!你一定知道对不对!快告诉我!!”


你对上刘昊然的眼神,才发觉里面深不见底,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茫然一片。


沉默是最好的回复。


“你当初为什么把咖啡店开在三个案发地的周围,为的就是方便Sha人和观察警察动向对不对!!”


你有些丧失理智,抓着他的衣领的手快要把自己抠出血,但你还是毫无保留的把积藏在心底的话全部说出来。


有些时候无声的默认更是致命的,他让你亲手把你不想承认的事实讲给自己听,一遍又一遍。


“你从地下追着他们出来对不对……你早就熟悉哪里的街角会避开摄像头,你把他们赶进了绝对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对不对!你Sha了他们,你又从地下逃走的对吧!!”


“……我…”


“你早就打算找日子把我们都弄死。你刻意跟我联络,一直都在跟我拉近关系,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带着我们进入地下,对吧!!”


“不……”


“我们,像一群屠宰场的猪一样,心甘情愿的跟着你走进坟墓。从那一天你叫我去咖啡店开始就是你的计划,你抓着我的手,从来没有爱过我!!”


“不是!!我…”


“和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你装出来的!亏我还死心塌地的相信你,你这个骗子,疯子!!”


“不,不是的!不是你想…”


“三个月,三个19号!呵呵我真的瞎了眼,明明你就是一个贫民窟土生土长的人,我却从一开始就把你从凶手的名单上剔除。可现在看,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你这个骗子。”


“不要再说了…”


你一把揪断脖子上的四叶草,狠狠扔在地上。四叶草在地上滚的脏兮兮,停在了刘昊然的脚旁


“刘昊然,我把我所有的信任都给你的时候,你却在想如何继续骗我按照你的计划走,看我一步一步走进你的火坑。”



“刘昊然,你到底是人是兽。”



“够了!!!”刘昊然被逼红了眼。


他捡起断了的四叶草,竟然像一个小孩子拾起断了的玩具那般,心疼的不成样子。






“你听好,”他咬了咬嘴唇,“从我跟你认识那一天起,我跟你说了数不清的话。”


“有正常的,有奇怪的。它们有的真有的假,有的我知道,有的我甚至都不知道,而我已经自己都分不清了。”


“可是,你给我听好,有一件事,我至今都十分肯定。”




“那就是,我爱你。”




刘昊然终于哭了。止不住的眼泪一滴一滴从他的脸上划下来,他痴痴地望着手里断了的四叶草,眼泪打在他的手心上。


“我爱你………我不舍得你离开所以才拉着你办会员是真的,我送给你四叶草是真的,我每天陪你说的早安晚安是真的,我为你做的卡布奇诺是真的,我牵你的手是真的,我说要保护你是真的,我希望你活着平平安安回来是真的…”



“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


“是真的…”



刘昊然的话像一个小石子,打在你的心里却激起了千层巨浪,纵然有太多太多的不明白,太多太多奇怪巧合夹杂在你们中间,你却似乎能感受到什么。


“刘昊然…”第一次,这种百感交集却只能呼唤对方名字的无力感充斥在你的身体的每一处。


刘昊然抬起头,哭红了的双眼看着你,他动了动嘴,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


“我…能再牵一次你的手吗。”他恳求着,就像突然面临离别的夫妻。


你没有回答,但慢慢伸出了手。最后一次,你在自己心里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信他。




两个人的手指慢慢伸向对方,眼看就要触碰在一起。





突然刘昊然整个人站不稳,他看起来非常头晕,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刘昊然!!”你吓的赶紧跑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他紧闭着双眼,死死皱着眉头。


“滚!!你给我滚!!!”忽然,刘昊然大叫着,把你吓得鸡皮疙瘩瞬间起来。


“滚!!!王八蛋!!从我的身体里滚出去!!!”刘昊然挣扎着,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抗拒强制性的人格转换,极度的晕眩让他无法站立。




他不愿离开你,疯了一样抗拒人格的转换,这让他头痛欲裂,浑身就像万箭穿心一样的疼。


他绝不允许那个人格出来,虽然那个人格曾答应他会带你平安出来,但是现在你的精神很脆弱,他绝对不允许那个人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20年来第一次,他为了你选择了违抗自己的身体。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在地上的刘昊然哆哆嗦嗦站起来,猛的把头向床边撞去,你眼疾手快赶紧拦了下来。


“你疯了刘昊然!!!”你冲他大喊,可他看起来什么也听不到。


“滚开!!!滚!理她远点!!你个人渣!!”他把自己到处乱撞,你顾不得他说的话,死死的把他抱在怀里。


一个女孩的力气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太小,你被刘昊然拖着在家里到处跌跌撞撞,好在碰过尖锐的地方你都主动侧过身让自己挡了上去。


撞翻了凳子,碰碎了好多盘子,推翻了小茶几。你是如此恨他,可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心甘情愿的替他挡住所有受伤的地方。





真是孽缘。





折腾了足足有一刻钟,刘昊然终于瘫在地上不再发疯,你坐在一边,早就上气不接下气。你的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可你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你看着刘昊然嘴里喃喃着什么,赶忙凑上去听。


他说的声音很小,你仔细听了好几遍才听出来。




他在说,好疼,好疼。





你赶紧翻开他的手,整个人被吓了一跳。他的手掌上全是血印子,脑袋里太疼了,刘昊然无法忍受的抠着自己的手掌妄图能够缓解一下脑袋的疼,最终十个手指是血淋淋的,指甲缝里都是自己抠下来的肉。



“你!!”你快要气死了,你为他各种挡,结果这个不省心的家伙竟然还是搞成了这样。


刘昊然看起来已经昏睡过去,他浑身都是汗。你扶着墙慢慢站起身,打量这个家。


很小,但是各种东西规整的很好。


你找到了碘酒和纱布,坐在刘昊然身边,给他一点一点处理伤口,碘酒抹上去疼的他在梦中还呲牙咧嘴,你无奈的更放轻动作,只能当作自己在清扫文物。








本来的氛围在这一刻变得极其平和而宁静,仿佛你和他本来就生活在一起,没有凶Sha案,没有一条条的人命,什么都没有,如果这一切都不存在,只有你和他,该多好。


你看着他的睡颜发呆,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平淡,失真。






刘昊然,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日子就这样慢慢度过。


刘昊然没有明说,但你心知肚明,你被囚禁在这里。没有手机一切通讯设备,走不出这个房间半步,唯一看时间的就是墙上的挂表,可它在你醒来的那一天就已经停止了转动。


不过刘昊然每次都会有很长时间陪你,他曾说过两天后就告诉你一切事情,他似乎对于这个并不着急。






他会做饭,你给他系好围裙,看他给你做出各种你爱吃的菜。

他还会熬草药,为了让你身上的伤口赶紧好,他弄了好多草药敷在你的身上。

他会叠各自可爱的小动物,你用家里的旧报纸给你做了千纸鹤,小青蛙,小熊猫,北极熊。





你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但只要困了,刘昊然就会陪你一起睡觉。你们两个挤在他的单人床上,你赤裸的后背贴着他赤裸的胸膛,他把你紧紧怀抱在怀里,像是怕你突然消失一样。





你们做着真正情侣才做的那些事。





黑暗中你还是会被噩梦纠缠,脑海中在底下那间屋子里,警员们一个个倒下的场景历历在目,他们哭喊着,哀求着你救救他们,但你定在原地,双脚仿佛注了铅,一动也动不了。


最后,那团毒气爬上了你的裤脚,你感觉死神扼住了你的喉咙。




“……救命……”你拼尽全身力气发出了一丝声音。


“救救我…救命……救命…救命!!”



“啊!”你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


又是噩梦,每一次入睡,都会被噩梦惊醒。


真的快要精神分裂了。


以往刘昊然都睡得很浅,你一出声他就会醒,看到你这样他心疼的要死。


爬起来打开灯把灯光调暗,他总会坐起身靠在床头,把你搂在怀里,一边顺着你的头发,一边给你讲些故事。你只有被他搂着,听着他在你耳边的低语才能勉强睡得安稳。







但是今天,你惊醒后在黑暗里坐了很久,也没有熟悉的声音叫你的名字。


你伸手向身旁摸去,只摸到了一团空气。


摸黑把灯打开,在光亮起的刹那展现在你眼前的是空空如也的床铺,刘昊然在你睡着的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


一阵本能的慌乱席卷你的心,你才发现你有些依赖他的存在。

他不在,他去哪儿了?




你摸着还尚存体温的床铺,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



“你要问的,我两天后都会告诉你。”






两天…



原来,今天已经是,




19号了。













【未完待续】


评论(15)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