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一)》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人格分裂,Xue||腥,暴||力)


【杀猪现场系列】

【又又又又被屏蔽了MMP】





《暗夜(十一)》







刘昊然一个人走在暗夜里,很轻,很轻。




上次人格转换受到了另一人格的拒绝让他心里很是不爽,但今天是三个人格约定好的,19号,没人敢对他说不。




夜幕才刚刚降临,但贫民窟的街上的人却没几个。


今天的夜晚相当的不合刘昊然心意,无云遮挡月亮,月光把这里照的通亮,无风无雨,还很安静。


天公不作美,但刘昊然并不在意,他甚至觉得这么好的天气才配得上自己这场宰猪秀的完美谢幕。








站在D管辖区域的一个地下室门口,刘昊然深呼吸了一下,动了动脖子,随后闭上了眼睛。




“诶别睡了醒醒,今儿你最后帮我一次。”

“你TM真的烦死了!!三次每次都让老子去勾引内几个蠢货!”

“没你完不成,今儿你让我宰了这最后一个,我就消失。”

“行行行你这SB承诺赶紧说给那位正坠入爱河的小可爱听去吧,老子信你就屁股上长疮了。”

“脾气别那么大,一会儿有任何危险立刻跟我转换,听到没。”

“SB快闭嘴吧老子早知道了!”





再睁眼,刘昊然的眼里充满了正在睡觉被打扰的起床气。



后背背着的中长刀被裹在黑布里,太沉了压的刘昊然感觉肩膀疼的要死,将手掌里的针熟练的藏好,他开门闪了进去。







一路快速走到地下,地下的人似乎并没有受到几天前警察大量死亡这件事的影响,还依旧寻欢作乐。


到底还是一些见钱不要命的傀儡,D给了点钱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怕不是明天让他们把自己肠子交出来他们也干。




这几天这么多的警察失踪惊醒了上面,城里已经召开紧急会议,他们联系不到原来专案组的任何一个人,警车还停在案发现场,可人都一个个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整片贫民窟已经被封锁了,出入都要检查身份,然而这对于习惯了与世隔绝生活的本地人而言并没有什么改变。


城里的警局暂时还没有发觉他们是跟着刘昊然一起来了地下,就算知道也没关系,反正今天一过刚刚那个Sha|人狂就会消失,警察是不可能抓得到他的。



想到这里,刘昊然不禁感叹死去的人真可惜,怕是永远都是冤魂了。






一个身体里塞满了三个灵魂,一个痴情于母亲,一个生来嗜血,还有一个像自己这般屈服于别的男人的身下苟且过活。

这具身体到底之后会经历什么刘昊然丝毫不在意。他们都把这具身体当作躯壳看待。

所以活得虚无,活得自在,活得离奇。







正在赌得面红耳赤的人们看到刘昊然进来,一个个都喝着啤酒打趣儿冲他吹口哨。



“哟!看你好几天不露面我还以为你跟内帮条子折一块儿了。”一个当时在A区地下大厅赌钱的人说。

“怎么说话呢你!一点都不吉利,昊然你别听那个SB的。”一旁发脾气的人狠狠敲了那个人一下,把那个人敲的呲牙咧嘴。


“我看你那天是带着他们下来的,怎么样,D没少给你钱吧?”

“肯定不少给,就咱们这几个,锁个门喷点儿气儿就能给这么多,昊然那可是差点没命的,能少吗!”

“诶诶就是,昊然呐我那天看你可怀里一直搂着个女的,咋的。我们这些老爷们儿满足不了你了?”




人群听到都爆发出一阵哈哈哈的笑声,看着刘昊然立在原地耳朵通红。

就算跟这些人里不少人都Shang|过床,但是被这么调笑仍然让刘昊然浑身不自在。



尤其是听到他们取笑自己那天怀里搂着的人,即使那个时候不是自己在掌控身体,可他还是能感受到内心深处来自另一个人格的,那种渗入骨子里的愤怒和伤心。


本是同根生,这要命的感情联系还是没办法完全避开。






刘昊然瞥了几眼,“就他妈知道天天说闲话,老子真应该把你们当初一起绑屋子里被氯气熏死。”


他这一还击,人群更是炸开了锅。




“哟哟哟小野猫还挺野啊!”

“老子说了老子就喜欢这样的,啧啧,越喜欢挠人上起来越爽!”




刘昊然狠狠翻了一个白眼,要是那两个人格现在处在他的位置估计一个羞到钻地洞一个气得要杀|Ren。




没再理会这群只会上床活|Sai运动,下床嗑药赌|钱的酒鬼,刘昊然径直走向走廊尽头D的房间。



站在房门口,刘昊然脱下身后背的被黑布裹着的长刀,轻轻挂在门把上。



















“咔”,刘昊然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走了进去,看见D刚刚洗了澡出来,胸毛盖不住胸前的肥膘。



男人长得又高又壮,算命人说他的面相注定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我一听外面又开始大声嚷嚷就知道肯定是你。”男人浑身活动了一会儿,悠哉悠哉的一屁|Gu坐在沙发上。


“我出去避风头,这几天警察好像还没有发现我,所以才敢大胆回来。”刘昊然自顾自地解释着,“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差点把命搭进去。”


“辛苦我们昊然了,我相信你。”


男人说的很平淡,没有任何感情,很难让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才没有,这几天你甚至都不打电话联系我,你根本不在乎我。”





刘昊然微微显露一丝委屈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努力隐忍一样,转瞬即逝,但刘昊然很确信一直盯着他看的男人绝对捕捉到了。


讨巧这种招式刘昊然这么些年早就练出来了,拿捏的恰到好处,把那些酒鬼在床|上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这话配着委屈的表情传达出的信息怪怪的,两人之间的氛围也变得不太正常。




“哦?”男人好像有些兴趣,翘起二郎腿看着刘昊然,“什么时候我的电话对你这么重要了?”


“明明交代给我任务后,我每天都给你发那么多信息你都会很快的回复,结果我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后你却不闻不问,外面那群混蛋你都给那么多钱,我却用完就扔。”

刘昊然越说越激动,给男人一种小女朋友的错觉。


“你也要钱?”


“我才不要!!”刘昊然真的很激动,他好像在生气男人明明知道却故意不说出来,“我要钱做什么!!”



“哈哈哈哈”男人捧腹大笑,刘昊然这幅略带撒娇的窘迫模样他第一次见,有趣的很。


“过来。”他命令,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刘昊然听话的走了过去,坐下,直直的看着他,眉目|传情,让男人更确定了刘昊然此行的目的。




男人一把摸上了刘昊然的大|tui ,从膝盖慢慢摸到上面,刘昊然有些难为情的把腿夹|jin 。



“宝贝儿,又sao 了?”男人还luo 着上身,往沙发上一靠,另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看起来把刘昊然远距离环绕住了。


“你…你乱说什么呢…”欲拒|还迎,这拒绝就是默认。





点上一支雪茄,男人迎上刘昊然的目光。



“你不恨我?”


“你说这话就是还不信任我。”


“我比你大二十多岁。”


“快要入土的老不死都shang 过我。”


“我可是你主人,你这是以下犯上,亵渎,大不敬。”


“怎么罚随你满意。”



刘昊然解开了两三个衬衫的扣子,露出锁|骨,白净的皮肤在灯光下很是色Qing,让人忍不住种下一片红,他的余光看到男人浴袍下的某个部位果不其然的顶成帐篷。



他双目含情,水汪汪的看着男人,上身前倾一点点凑到男人耳边,一种完全投怀送抱的小sao 模样,慢慢的,充满yu 望的,暗示着:





“到时候罚得…可别太轻。”









男人“唰”的一下整个人站起来,刘昊然依了个空侧着身子倒在沙发上,衬衫下的风景一览无余。


二话不说,男人直接打横抱起刘昊然就往里屋走。





“让我今儿尝尝我们这地下小明星到底什么滋味儿。”

“包你满意。”


















刘昊然被扔在大床上,整个人陷了进去,男人像一只老虎一样扑了上来ya |在他身上,火急火燎的si 开了刘昊然的衬衫。


“啪”,扣子崩了一地。


男人太重压的刘昊然喘不上气,他轻轻环绕住男人的脖子,一边说着“慢点慢点”一边咯咯的笑出声。


男人在他的脖子上疯狂ken 咬,刘昊然脖子十分min 感,他舒服的呻Yin出声,像只被主人挠挠脖子的小家猫,整个人瘫Ruan在男人的身下,给人一种征服的兴奋感。


脖子上的红印记慢慢显了出来,刘昊然已经舒服的搂着男人的脖子不撒手,多年在chuang 上的经历让他食髓|知味,整个人像一个附属品一样挂在男人身上。





男人qin 完脖子一路向下,锁骨,胸前,肚脐,腰,腹部…


“啧啧,果然味儿不错。被这么多男人滋润过果然带劲儿。”男人撑起身子看刘昊然,后者捂着脸耳朵一片通红,也不搭理他看起来害羞的要死。


“也不知道这xia |面的滋味儿怎么样。”男人Se情的用手搁着裤子fu 摸刘昊然xia |面的形状。



“啊…嗯~”刘昊然丝毫不打算掩饰,看起来很害羞,可嘴里甜腻的声音一刻也不停止的刺激着男人的感官。



“Cao, 小妖精。”男人直接tuo |了刘昊然的裤子,把头整个埋在他的双|tui 间。



“啊…啊~……嗯…啊!”刘昊然看起来受不了这ci 激,一手撑起上身,一手摸在男人脑后,忍不住把男人的头继续往下轻轻按。


Kuai|感像强涌的波浪一阵一阵袭来,ci 激着刘昊然整个人都在chan |抖,连脚趾头都绷直,他忍不住夹jin 双|tui ,夹jin 男人在两|tui 间的头。



“唔~嗯…啊……”按在男人后脑的手变成了两只,刘昊然jin |绷着身子后仰着,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这股糜烂的sao |样让男人很受用,他整个人彻底沦陷在刘昊然身上浓郁的香水气里。










突然,在两只手同时摸到男人后颈的那一刻,刘昊然的双眼一瞬间变得混沌,随后又变得澄澈。


埋在两|tui 间耕耘的男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上方的人身体里人格的转化,悄无声息。


嘴里依然呻|Yin着,两只手却悄悄变了力道。


一只手抬了起来,在空中单手活动着手指,随着手指不断的mo 擦,一根闪闪发亮的银针从大拇指与手掌之间的缝隙里慢慢伸出来,像一只在吐着信子的蛇。





危险藏匿在甜腻的背后,蛇蝎美人看上的是勇士的鲜血。





摸在还在运动的男人的后颈上,色|Qing的,轻如鸿毛。


刘昊然突然掐住了他两只耳朵后的穴位,一阵席卷全身的疼|tong 袭来,男人的脑子瞬间感觉酸胀无力,身后的手狠狠抓着他的头强迫他抬起头。



一套动作赶紧利落,就像掐蛇的七寸一样又快又准又狠,男人一时间根本没办法从上一秒的美梦中苏醒。


下一秒一根针直直的刺穿了他的右眼球。






“啊!!!啊啊!!”男人痛苦的整个人大叫,刘昊然顺势狠狠往他胸口上踹了一脚把他踢到地上。


“你!!刘昊然你在干什么!!!!cao !!”男人不敢碰还扎在眼里的针,一股股鲜血从他凹陷的眼光里喷出来,流了他一脸。


刘昊然慢条斯理的穿好了裤子,衬衣已经完全不能穿了,但他也毫不在意这具身体,虽然上面布满了令人遐想的hen |迹。



“我现在要去洗澡,你知道回来我会做什么。”刘昊然平淡的说着,听起来就像和老朋友闲来无事的闲聊。低头瞥见了一身的红红紫紫。“啧,真恶心。”






男人感觉浑身无力,这针里有些东西,他倒在地上晕晕乎乎,瞪着左眼看着刘昊然的眼睛,目眦尽裂。


“你…你根本不是刘昊然!你到底是谁!”









刘昊然有些好笑的在男人面前单膝跪下,他伸手抹了抹男人脸上的血,放在嘴里细细tian |舐一番。


鲜血刺激了他沉睡的神经,此刻难以言喻的兴fen 感正在苏醒。三次手起刀落的记忆在他的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轮显,梦魇正从他的骨髓里蔓延,舒展,侵蚀,这熟悉又疯狂的感觉。



一字一句,他回答。









“我当然不是他,但我也是他。”








在男人惊愕的神情中他一点点笑出了声,像是看到了可笑滑稽的喜剧故事。从努力忍住的样子渐渐变得完全不受束缚,他笑的像个疯子。


此刻的刘昊天患了魔怔,瞪着男人,发出尖锐刺耳的“咯咯”声。他整个人因为笑而剧烈的chan |抖,张开他满是男人xian 血的嘴巴,连牙都布满了深红的血丝,仿若疯人院里的小丑。


男人绷住了身子,高度紧张的神经让他的右眼的疼痛放大了几十倍,在刘昊然突兀诡异的笑声中,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可怕。


他摊上了大麻烦,而这个麻烦不可能用钱解决的掉。









刘昊然站起身,慢慢收敛起笑容,男人此刻仍旧瞪着他,不过头上脸上不断滑落的冷汗暴露了他的怯懦和恐惧。



刘昊然没再管他,他自顾自的走出了房间。


关上浴室门的刹那,他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洗澡很快的,你还有十分钟滚去逃命。”







【未完待续】

评论(1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