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三)》刘昊然X你(连环Sha人犯X警局特派员,血Xing,人格分裂,慎)

•本章极度血Xing,暴Li,慎读

•接近尾声了

•场面混乱。












《暗夜(十三)》







“求求你………”男人一步一步后退,刘昊然一步一步紧逼着跟上来。

“别杀我!!!求求你!!”

“昊然……昊然呐,我养了你这么多年!!”

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左眼的泪腺还在往出挤眼泪,刺得整个左眼就像被烙铁烤一样,疼的男人左半边脸忍不住抽搐。



“你养我?”刘昊然笑了笑,“怕不是我靠着卖屁股养活我自己吧。你他妈还好意思说出口。”

这一句话堵得男人说不出话,他的确从来没管过刘昊然的死活,他只把刘昊然当作了玩物和赚钱的工具。



“昊然,昊然,你说你哪里不满意了……我们…我们可以商讨!!你说出来的条件我一定答应!!”男人扑上来狠狠拽着刘昊然的胳膊,吞吞吐吐流着眼泪恳求着眼前冷漠的人。

不过刘昊然并不领情,他以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卑躬屈膝拽着自己胳膊的男人,满目的冰冷。




“条件?好啊,我这儿还真的有一个可以放你一马的条件。”

“你,你,你说!!”男人仿佛抓住了一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不管什么事儿他都打算答应换自己一条狗命。

“你让我的母亲回到我身边。”刘昊然淡淡地说。




他对于“刘昊然”这个人的母亲并不熟悉,他这个人格诞生后就再也没见过刘昊然这个人的母亲,就算是记忆共享,他也只能获得模糊的印象。

他并不在乎,可是他知道“刘昊然”的另一个人格在乎,本是同根生,他还是替他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我的母亲,把她还给我。”



男人原本以为能逃过一死的惊喜表情凝固在脸上。他做不到,刘昊然的母亲在失去她的孩子不久后就冻死在贫民窟,她死都死在寻找自己孩子的路上。

有钱可让鬼推磨,但唯独换不来一个深爱着孩子的母亲。




“我………”男人语塞,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做不到,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去见阎王,少他妈给我说屁话。”刘昊然没给男人太多的反应时间,他单手转了转手里的长刀。

“不!!不要!!”男人一瞬间吓得寒毛直竖,转身顾不得身上的不适,求生的本能让他拔腿就跑,而刘昊然只是在他身后大步走着。

男人跑不快的,他看不清路,他的腿自己都在打着结,一路上跌跌撞撞,狼狈不堪,而刘昊然就像一个遛狗的人一样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他。



一路跑过了大半个街区,刘昊然有意的逼迫男人前进的方向,浑浑噩噩看不清路的他一头扎进了死胡同。

糟了!

当男人意识到眼前是死胡同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转过身,看到刘昊然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历史第四次轮回,今夜的月亮高挂,无云的夜空,连月光似乎也比平日更亮,照的地面煞白,照的心里有鬼的人胆战心惊。

刘昊然,身披着暗夜赋予他独特的衣裳,拿着刀,像一个来自地狱的审判者。

这是他审判的最后一起罪孽,今晚星辰将成为他的这场艺术作品的观赏者。


“求求你!!昊然!!”


死寂无声被歇斯底里的吼叫打破,仿佛是这场完美演出的配奏。



“刘昊然……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条命……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这配奏的曲子真好听,可惜只能听最后一次了,刘昊然掂了掂刀,有些可惜的“啧”了一声。



“都走到这一步了,”刘昊然居高临下的看着早已跪在他脚前的男人,有些温柔的说,“我就算想放弃,观众们也不乐意啊…”


“这漫天的星星,可都等着这一刻呢。”



刘昊然笑了笑。
















你快要累脱了魂儿,感觉身上有无数蚂蚁在撕咬,你跑不动了,这么快完全超越了你的极限。

“呼…啊………”你恨不得一屁股坐地上大睡一觉,但是为了找到刘昊然你只能强迫自己一路保持清醒,甚至刻意将每一步都保证一样的距离方便估测。

现在大概是在D区,四周寂静无声,你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一切都推理错了。

漫无目的的在这一处闲逛,你留意每一个路口每一个转角,虽然现在就站在D区,但你感觉从未有过的迷茫。你没把握自己的推理是否正确,不知道是否刘昊然会在这一带,甚至你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你看向手心里的四叶草,汗水已经把它完全浸湿。

“保佑我一次…拜托了…”


你在心里默念。


“请务必,请务必,让我看他,哪怕最后一眼。”

“拜托……”

“求你…”

越说越崩溃,你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出溢。


“拜托…求求你……你是我最后能信的东西………”

“我从未奢求什么,我愿意赌上所有,求你,求你让刘昊然见我一面……”


你无助的蹲在原地,把头埋在手臂里,啜泣。












“不要!!!!!”







突然一阵叫声响彻这片寂静的街区,你一下子抬头,双眼在这片楼房间的黑暗搜索。


有人!



“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



有人,就在这附近!

你立刻站起身,警惕的屏住呼吸。



“昊然!!求求你放我一命!!我求求你!!”



刘昊然!!

声音很是清晰,就在这附近,你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辨认声音的源头。

回声很大,应该是在一个狭小的地方。

你突然想起ABC都死在了死胡同里。死胡同,一个好地方。

男人嘶吼的哀求声断断续续,你跟随着声音一步一步向右前方不远处一排一排的楼房走去。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很近了,但不是这个胡同。



“昊然…昊然,把,把刀收起来……我,我错了!!昊然我向你道歉!!”



也不是这个胡同。



“刘昊然…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条命吧…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就是这个胡同!!



你一路狂奔过来,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面前两栋楼之间的死胡同。

也就在你站到胡同口的这一瞬间,你看到了刘昊然。


他也看到了你。


你呆滞住,可他继续低下头,装作没看见你,这个时候你才清楚即将发生什么。








月光下,一个狼狈的男人跪在他的脚下。

刘昊然举起了刀,就是那把你曾经根据死者伤口推理出的中长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中长刀。

男人看见了,吓得整个人转过身朝着你所在的出口方向连滚带爬,无意间把自己最脆弱的后颈完全暴露。

刘昊然猛得伸手,快而准的死死抓住男人的头发,往后用力一扯把他扯回来,在男人杀猪般尖锐刺耳的惨叫声中,一把沾满鲜血的刀直直的从他的后颈捅穿了他的脑子。

刹那脑浆四溅,乳白色的油状物混着鲜血溅满了周围的墙壁,也溅满了刘昊然裸露的上身。

男人大张着嘴,只剩下一只完好的眼睛翻着白眼,而他的额头正上方,中长刀的刀锋刺穿了他的头颅,看起来就像月光下的独角兽。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你甚至都忘记了呼吸,甚至定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前一秒还挣扎的男人这一秒就已经带着他还没叫完的惨叫声一起死在了你面前。

他那张残缺的脸,带着狰狞的表情,还面冲着你。

你想大叫,但是一股强烈的冲击让你整个人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抽搐,你赶紧扶着墙剧烈呕吐起来。




而刘昊然,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情,冷漠,平淡,但他抖动的眼神暴露了他现在是如此的兴奋,那种久违的Kuai感,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了一样让他忍不住露出一种诡异的笑。


从你的余光里,你看到刘昊然把刀抽出来,把已成死尸的男人扔在地上,他蹲下来,双手伸向了男人凹陷的眼眶。




你这才想起来,死去的ABC都没有眼睛,也没有右上的牙齿。

刘昊然强有力的手指直接戳进了男人的眼眶里,在伸进去的时候不断有血喷出来滋在他的脸上。

他看起来兴奋极了,整个人都在忍不住的发笑。

随着一阵用力的扯动,一颗血Lin淋的眼珠子被扯了出来,紧接着第二个。

你根本没办法阻止他,一阵又一阵的反胃让你感觉要把心脏都吐出来,吐的整个人都在缺氧。

刘昊然并没有在意你,他掰开男人的嘴,双手握紧脏兮兮的刀,刀锋对准了男人的牙龈,一下子捅了下去。

你怀疑男人的嘴都被穿透了。

刘昊然捅了几下,捡起了男人嘴里的一块肉,月光下你看清了那是一颗牙齿,还带着牙龈。






一切终归于平静。

这个世界只剩下拿着刀一身血的刘昊然,躺在地上已经成肉泥的男人,还有瘫倒在地上的你。


你看着刘昊然,他也看着你,可是他的双眼空洞,只有一股疯子般的兴奋。



“刘昊然……”你瘫坐在地上,呼唤着他。

他没有回应你。



“刘昊然…”你虚弱的呼唤着他。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你,你知道他杀红了眼。可你不想放弃,你想让刘昊然醒过来。



“刘昊然……为什么…”

他眼睛里忽明忽暗,听到了你的呼唤,妄图把自己从这幅疯狂的模样里抽回现实。



“…刘昊然…呐…”

挣扎了片刻,他还是朝你举起了刀。



“…这就是你曾经对我说的,四叶草会给我带来好运吗…”

“昊然…”

他握着刀的手开始颤抖。



“我能否……最后再抱你一次…”你记得,在被囚禁的时候,刘昊然曾恳求再最后牵一次你的手。

“昊然……抱抱我…”

他变得很慌乱,将刀举起来变得十分艰难。刘昊然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又像是有两个人在争抢他的身体,他整个人在人和魔之间徘徊。



你看着他,轻轻朝他伸出手。



他皱着眉,痛苦的徘徊在混沌和清醒的边缘,勉强辨认出你的手。

他扔掉了手里的眼球和牙齿,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你走来,仿佛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他走到了你的面前,低头看着你。


伸出手。


“刘昊然………”




就在指尖即将触碰到的一刻,刘昊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断了线的木偶,一下子倒在你的怀里。

你猝不及防,紧紧抱着眼前昏迷不醒的人,不知所措的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刘昊然…刘昊然!你别吓我…刘昊然!!”

可就算再怎么摇晃他,呼喊他,你仍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月光照在你和他的身上,刘昊然的脸上除了血就是惨白的皮肤。

你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对,打电话,对…报警,打电话,打120,打电话!


你哆哆嗦嗦的翻腾着刘昊然口袋,在一侧的口袋找到了手机,你赶紧摁亮手机,幸运的是刘昊然没有设置密码。

当你从屏保进去,你愣住了。壁纸是你的照片,是你坐在他的咖啡店喝咖啡时,他偷偷拍下的你的侧脸。



你呆住了一两秒,来不及有任何思考,只是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你打通了120和警局的电话。




你是警察,他是身负十几条人命的杀Ren犯。你知道这通电话意味着什么。刘昊然可能会恨你,你亲手将他送进了监狱,你们可能从此形同陌路。



今夜月色好亮,照的你很恍惚。

你咬了咬牙,点了通话键。


刘昊然,我捉摸不透你,不管你到底有多少秘密,不管你是人还是鬼还是魔,此刻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待在我身边。


我向老天许过愿的,我要带你平安回家。



打完电话,你虚脱的彻底瘫软,连手指都很难动弹一下。你把刘昊然紧紧抱在怀里,他裸露的上身被脑浆和鲜血涂抹的像个艺术品,你身上照样凌乱,眼前越来越晕,你为了强撑自己,只能一刻不停的说话。




“刘昊然…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你总是表现的乖乖的,有时对我那么好,有时就像不认得我一样。”

“我从来没想过你…就是我一直抓捕的凶手。”

“你曾经对我说,无论你说什么,有一句是真的,那就是你爱我。”

“可是…昊然呐…我现在却连这句话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了。”

“等警车来了,就是你我真正分别的时候了。”

“可能我们这辈子的缘分就到这里了,我还能不能再去你的咖啡店,喝一杯你的咖啡?”

“你做的卡布奇诺真的特别好喝,你做的四叶草我也很喜欢……”


“昊然呐…今晚的月亮真是出奇的亮。”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你说到嘴唇出血,舌头发麻,双眼发黑。终于警车和救护车的轰鸣声刺穿了这片贫民窟的寂静。

“昊然…他们来了。”你呆滞的晃晃怀里的人,刘昊然紧闭着双眼没有醒来。

“我们就此分别吧。”你模糊的视线看到有很多很多人从闪着灯的警车里跑下来,他们在你的面前大声询问什么,可你听不见,看不清,体力极度透支的你嘴里一直说这胡话,但你临昏迷前还一直坚持要看着他们把刘昊然送进救护车。

看到医护人员把刘昊然抬进了救护车,你才如释重负一样倒下。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