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四)》你X刘昊然(警局特派员X连环杀Ren犯,黑化,人格分裂)

我我我我回来啦_(:з」∠)_

此篇又叫做《主人公无法抵御男色而黑化的扎心论述》















《暗夜(十四)》





滴,滴,滴。


这…是哪儿?


你睁开眼,从一片白的床上起来,脑袋好疼,记忆像断了片。依稀记得那一晚你怀里抱着昏迷的刘昊然坐在墙边,眼前都是警车的红蓝的灯光,耳边只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和救护车的轰鸣。

从床上艰难的起身,你的身上贴着各种线,营养液看起来输了很久,呼吸机的声音在你耳边滴滴滴的响个不停。


拨通床头灯电话,值班的医生问询赶来。


“您好,鉴于您刚刚苏醒,现在不宜有剧烈的活动。”主治医生仪表堂堂,白色的大褂晃的你眼晕。

“我…睡了多久。”

“两周左右,期间有短暂的清醒,情绪激动,属于受到极大刺激后的后遗症,有精神分裂的前兆,不过我们用一定的药物帮您抑制住了。”

“我…清醒过?”



医生推了推眼镜,翻开文件夹,查看你的具体疗程。



“一共清醒过四次,不过很短暂。我想您应该记不得。”

“那…跟我一起来的那个男生呢?叫刘昊然,二十左右,我得去见见他。”

“嗯…”医生看起来有些犹豫,“这位病人在这所医院的精神科接受治疗,不过,警方已经提醒过不可以有任何人去见他。”





看来警局的人已经对这起案件掌握的八九不离十,大体的原因过程都已经了解了,刘昊然现在只是接受治疗,一旦病情查明,他就会被立刻带上镣铐压上法庭。那么多条人命,大概是死刑了。

突然有些心痛,虽然你知道这必定是最终的结果。这段起起伏伏奇怪的经历,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仿佛像一场梦,美梦,噩梦,梦醒了一切都快结束了。

你只想见见他,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

你对着医生亮出了溅满干涸血迹的警察证,

“我是整个行动的特派员,请带我去见他,谢谢。”










走过医院,负责刘昊然的心理医生带你走进了这座医院不为人知的一栋楼。

铁丝网在这个医院最偏僻的角落划分出了界限,钢筋水泥在城市中心建成了一座堡垒,这就是城市最有名的精神病院,它看起来仿若一座监狱。



“请您尽量保持安静。”心理医生是个中年大叔,强壮的身材,穿上白褂倒显得有些温和,给了你不少的安全感。



你们尽量保持安静,走进这座大楼,一切都是白花花一片,不着边际的走廊无穷无尽,两旁都是重度加厚的大铁门,只留下一个小窗口。

里面关着病人,有的坐在床边沉默不语,有的蹲在墙角抱着头尖叫,有的一个人嘻嘻哈哈,有的把脸放在窗户上死死盯着你。

刘昊然现在是什么样?你不寒而栗。



“这些是已经判刑的精神病人,警局没办法管理这些精神病人,只能在这里建造一所监狱和医院一体的牢房,普通的心理疾病可以在你之前休息的那栋楼里接受治疗,在这里的,都是有极其严重的对社会有一定威胁的病人。”医生平淡的说着,带你走向了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刘昊然还在接受催眠治疗,请您保持安静。”

“…好。”



心理医生是有规矩的,在与病人一对一治疗时,有关病人的一切都将作为秘密石沉大海,但很显然,作为犯人的病人没有这项权利,比如刘昊然。


推开门,你看到了一直担心的人。


刘昊然躺在治疗椅上,看似已经熟睡,一旁有另一位心理医生在静静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并且实时录音记录笔记。

刘昊然穿着病号服,那病号服看起来不合身,他整个人被衣服衬得极其瘦弱和憔悴。



“病人:刘昊然。

病情:患多人格分裂症,反社会心理,伴有极端暴Li情绪。

本体人格有恋母倾向,被绑架后在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萌生第二人格,并且,在答应绑匪卖身后完全成型。

两人格大概共生了十年以上,具体时间未定。

三四个月之前,绑匪之一对刘昊然(此时掌控身体的是第二人格)产生了非分之想,两人在争执中第一和第二人格发生混乱,并且,两人同时受到了来自绑匪言语的刺激。

目前可以推测该言语与第一人格的母亲有关,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产生了第三人格。绑匪之一被第三人格所杀。

之后三个人格共存,并且至今的四起杀Ren案都由第三人格所做。

三人格存在部分的记忆共享。

目前病人的情况就暂且知道这些。”




带你进来的心理医生合上了办公桌上的病例报告,看着一瞬间得知所有的你呆愣在原地。



“人格之间的转换并没有达到很好的融合,如果您和他相处时间够久就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


你的太阳穴突兀的跳动。“我…我的确察觉到了,他曾经在我面前发…发过疯…”你刚刚被刘昊然绑架的时候,他曾紧紧握住你的手说过,

“我可能跟你说过很多话,做过很多事,有些我还记得,而有些我已经记不大清……不过你给我记住,只有一件事我敢肯定———

———那就是我爱你。”





这句话,到底是你们三个中谁对我说的呢?而我一直以来又在面对着谁呢?你才20岁,却经历了什么?


“他…他会被判死刑吧…”你问出了一个和警察身份完全不同的问题。

“我不是法官,但是世界上有过先例,一般这种情况下,需要心理医生的配合,由我们介入治疗,将病人的人格进行融合,并且保留最后的凶手人格,只有这样,之后的刑法才可以在这个人身上实施。”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现在刘昊然醒来,可是并不是由凶手人格操控身体,那么是不能判刑的?”

“是的,在法律界,人们主张每一个人格都有最基本的人权。”


你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


你的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在一旁进行治疗的另一位医生结束了催眠,刘昊然看起来真的陷入了熟睡。


“怎么样?有什么新的进展?”

“没有,完全找不到踪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我只能从剩余的两个人格中依稀知道他存在过,可无论如何我都找不到他。”催眠师皱着眉头,他把自己的记录交给了心理医生,医生接过来大致浏览一番,眉头更是紧皱。

“怎么了?方便…我了解一下吗?”你一头雾水。

“在进行人格融合之前,我们要对每个人格都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掌握,才可以展开相关的融合工作。可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找到第三人格。”


“!”这正是你刚刚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那一晚你亲眼看到手里拿着砍刀的刘昊然,在面对你时,仿佛在头脑里不停的挣扎。他的眼神时混沌时清晰,而最后在混乱片刻后,他便晕倒了,对你彻底丧失了攻击性。


“我们现在尽全力搜寻,可不得不说,凶手人格消失了。”


对,的确消失了,就在刘昊然选择不杀你的那一刻,他的凶手人格已经放弃了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这是机体的自我融合,在没有医生的干预下,是全世界首例。”

“我推测这个自我融合是在第一人格的干预下完成的。”催眠师插话,“在我单独对另外两个人格的询问中,第一人格有对于第三人格消失时强烈的记忆。”


在医生有些震惊的语言后,你知道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你见证了在第三人格要杀你时,有一个人格奋力抵抗,从而逼迫,甚至是强迫性的将凶手人格撕裂,使他再没有身体的掌控权,这才让你苟活。

不过你并不打算将这些细节告诉眼前的两个医生,因为你知道你说的每一句话到时候都会被他们写进报告里交给警局。


“那…如果是这样,刘昊然以后的状态会是什么样?”

“这两周我们对他展开很多次的催眠治疗,在此期间,他的表现与正常人无异,我们认为没有社会威胁性,不过,命案的凶手就无法定罪了。”



你看向沉睡的刘昊然,他刚刚接受了催眠,看起来精神疲惫极了,整个人侧着身裹着薄毯蜷缩在治疗椅上,像一只还没长牙的温顺的小奶狗。

两周,看来医生们对于刘昊然的病情和现状很快就会有一个确定的报告,有了报告就会有律师,法官,开庭,判罪。


刑是肯定要判的,这么多人命,不定罪难平人心。你用脚趾头都知道,外面的舆论一定吵翻了天,哪怕没罪的,也一定要强拉硬拽定刑。这是首例案件,牵扯警局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安全,上层必须把它当作正常案件处理才可以平息。

若是放在以往,你虽然觉得良心会受到谴责,可无论如何为了顾全大局,你还是会妥协的站上证人席或者检察官的位置,滔滔不绝的用你有限的话语尽量把罪名扯在嫌疑人身上。


你静静听过两位医生的话,警惕的抓捕着任何一句关键的话,它们会被写进报告里,用在法庭上。













没有通知任何人,你提前出院。

已经是晚上,霓虹的光一段一段洒在开车的你的脸上,让你想起很久以前,你也是第一次买了咖啡,坐在回家的车里,瞥见了收银单上“服务生:刘昊然”的字样。

时间一过,虽然不足几月,但让你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久到你再次回想刘昊然对你笑的模样已经不太清晰。





再次见到他应该就是法庭上吧。

他会戴着手铐脚链,穿着囚服,被押送在被告席上。

检察官会宣读案件经过,然后宣读刘昊然的病例单。

他们会说,凶手人格已经彻底消失,而第一人格干预了凶手人格的消失。

他们会说,按照现有法律,无法定罪,然而第一人格由于参与了协助第三人格消失的过程,而负有一定的法律责任。

他们会说,当晚有人目睹了第三人格消失的全程,请特派员站上证人席。

你会着装华丽整齐,气宇轩昂,无视刘昊然有些惊异有些伤心的眼神,站上证人席。

你会说,由于存在记忆共享,这三起案件并不是只有第三人格完成,其实第一人格一直有记忆,并且作为幕后主使指示凶手人格完成杀Ren案。

你会说,所以在那晚,在第三人格还打算将你一起除掉的时候,第一人格会及时出现。因为在之前你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第一人格将第三人格融化消失,从而妄图达到使其自身无罪的目的。

你会说,由此,警方提出,所有的刑事责任在第三人格消失后,都必须由幕后主使第一人格全部承担。

然后,死刑,宣判,退庭,枪决,结束。




这一切都太简单了,你完全知道将会发生的一切,你只需要故意将第三人格消失的时间提后到你拨打警局电话后,一切谎言听起来都是那么真实可信,那么无法辩驳。

刘昊然是一个精神病人,他百口莫辩。


就这样,你再一次出卖良心,但是却可以自我安慰的告慰在天的十几个同事的灵魂,以求得后半生不会夜夜被噩梦所困。








但事情完全可以是另一种结局不是吗。

当你的眼前再次闪现出刘昊然清爽的模样,温柔腼腆的浅笑,还有囚禁你时每天裸着上身把你搂住睡觉的模样。

他高兴时露出的小虎牙,痛苦时红着眼眶,可怜兮兮但是如此坚定的对你说着“我爱你”。



你从来不是什么圣人。

去他狗娘的大局为重。






你一脚踩足了油门,一路闯着红灯往家赶。

你需要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改写这个故事的结局。

而没有什么比拿枪抵着别人的脑袋还要快的捷径了,不是吗。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