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五)》你X刘昊然(警局特派员X连环杀Ren犯,人格分裂,黑化)

这篇可以叫做《在违法的边缘拼命的作死试探》








《暗夜(十五)》







从家里的保险箱里取出来尘封已久的手枪,你开车直奔医院。

此时已是深夜,医院的人寥寥无几,精神病院更是死寂一片,慎人。

停好车,把枪别在裤腰后,你大步走向了医院前台。



“您好,”你亮出了警察证件,“我要见一下病人刘昊然的两名主治医生。”

前台小护士在电脑上敲打几下,回答道,“抱歉现在正是刘昊然的治疗时间,两名医生无法与您会面。”

“没关系,那么我可以在病房外等他们吗?”

“可以的,我带您过去,您尽量保持安静,有不少病人已经入睡,吵醒了可能会有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发生。”小护士很年轻,但是看起来在这里工作了很久,丝毫没有被这里阴森森的气氛影响。



小护士带着你走到了你下午到过的办公室门前,门前写着“请勿打扰”。



“谢谢,我自己在这里等着就好。”

“有任何问题墙边都有电话,拿起来可以直接链接总服务台。”

“好,谢谢。”



你笑着看着小护士消失在走廊里,这里又变成白晃晃的地狱,你只能听见你的呼吸声。

一会儿要做的事你心里完全没有数,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最后的改变刘昊然改变你的命运的机会。

身上披着警服这么些年,你已经是个当警察的老手,有些东西不能过界不用说你也懂。不过,越是熟知规矩的人,也越能玩转规矩不是吗。成功就是生,成不了法庭上判死刑的就多一个名字,你看开了。

思索之间,办公室的“请勿打扰”的灯灭了。你整理好思绪,轻轻叩响了门。


“请进。”


推开门,你走进房间。房间很暗,窗帘拉得死死的,只有一旁刘昊然的治疗椅开着惨白的灯。

刘昊然是醒着的,这点是你所没有料到的。

他看起来很沉默,整个人瘦得棱骨分明,头发乱糟糟的,病号服褶皱的穿在身上,有几个扣子崩开了,露出了他白皙的脖子,还有深陷的锁骨,暗灯的阴影洒在他身上,一直弥漫到一半裸露出来的肩膀上。

他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哭过,也许是催眠的时候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见你进来,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像一只被人丢弃的小奶狗一样,两只耷拉的耳朵瞬间支棱起来,显然他不知道你来过。

“你…”他犹豫了半天,终于蹦出半个音,一时间沙哑的声音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看着他的模样看痴了,刘昊然发出声音才把你从呆滞中扯回了现实。你赶紧避开他的目光,转向两名医生。



“请,请两位跟我出来一下,我代表警方了解一下刘昊然病情。”你变得结结巴巴,一会儿要干的事情绝不能让刘昊然看见,你打算把两个人支走。

“嗯,好,”催眠师转头揉了揉刘昊然毛茸茸的脑袋,轻声说道,“昊然你暂且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刘昊然看你故意不看他,有些失落的“嗯”了一声,乖乖的扯过一旁的被子,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闭上眼睛。



“走吧警官。”

你收回余光,赶紧整理思绪。“走。”




三个人走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里,这里很起来很久没用过了,满地都是土和灰,头顶的灯一闪一闪的,在已经布满尘土的灯罩下,照的整个楼道像是鬼片现场。




“我想知道…两位关于刘昊然的第一人格和第三人格的联系,是否有新的发现,警方很在意这个事情。”

“在刚刚进行完的催眠里,我们发现每一次的命案不光是第三人格亲自动手实施,第二人格都有参与。”

“第二人格?!”

“是的,两个人格相当于合作关系,每次接近被害人的都是第二人格。”

心理医生讲完,催眠师接话,“不过致使第三人格消失的已经可以确定是第一人格,他们发生过很剧烈的碰撞。”


“……所以这些你们都会写在报告里?”你慢慢走近催眠师,他比另一个人矮半头。


“会的,作为医生我们会把自己的诊断情况原封不动的写到报告里。”


“那……这些报告由你们亲自交到警局手里?”你站在了催眠师身旁,仿佛在质疑他们资料的安全性。


“对,由我们亲自交上去,警官你放心好了,没有第二个人会触碰到这份加密的报告。”

“那我就彻底放心了。”你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两名医生看到你笑了也就松了口气,互相都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突然,你左手箍住了身边催眠师的脖子,一把匕首直直的架在他的脖子旁,这一瞬间,你右手快速抽出别在后腰的手枪,在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把枪口抵在了另一名医生的脑袋上。

这一套动作发生在一瞬间,你感叹自己这么多年还真的是身手未减。



“这…!这!”

“警,警官!你这是做什么!”



两人立刻一动也不敢动,只能赶紧把双手举起来,一下子病历本都掉在了地上。



“没什么,”你清清嗓子,“我只是有一事想请让两位帮忙。”

“您说,您说…”

“把一二人格里任何有关第三人格的事情都给我从记录里删去,录音全部删掉。第三人格消失了就让他永远给我消失,给我留下一个清清白白的刘昊然。”

两个医生闻言互相对视了一下,看起来有些为难。
“这,这恐怕有些困难…我们必须得把所有材料原原本本上交…这涉及到刑事案件,我们,我们不能…”

“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用脚踩了踩地上的病例报告。

“我是这件事的特派员,我敢保证警方不会对于你们上交的材料有任何质疑。如果你们答应照做,我保证这件事过后你们会平平安安,若是不照做,我可以让你们两个脑袋落地,再重新找两个傀儡接替你们。”



你已经把话说死了,右手将枪上膛的声音“咔”的一声,在这空旷废旧的楼道里回响。



“好……好……”



两个大男人终于在你面前屈服,子弹无情,他们知道这桩案子不简单,眼前的女特派员看起来已经邪正难辨,与其挣扎还不如保命。



“今天你们就去给我把报告改了,过几天我来验收你们写的报告。刘昊然没必要再去天天催眠,你们不用再去了解他,给我把他写成正常的人格分裂症就好,你们明白我的意思,懂?”

“懂,懂…”两个人连声点头,只要彻底撇清最后一点两个人格与第三人格的关系,刘昊然就可以无罪。

“现在打开楼道门,你们回去写报告,这几天都给我老老实实在办公室呆着等着我来取。”



你举着枪,站在身后看着这两个医生跌跌撞撞的跑回到自己办公室。



“诶!”你喊了一声,两人吓得赶紧回头看你。

“距离开庭还有一段时间,给我把他的恋母病治好了,病历里也别加这一项。”



两个医生赶紧点头哈腰的表示明白,一溜烟闪进了办公室。


直到整个楼层又只剩下你自己的时候,你才终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你的手其实一直在克制不住的颤抖,小腿肚子甚至紧张到抽筋,但为了刘昊然,你还是忍住了。

这条路一旦走就没办法回头,之后的所有事你都要考虑,撒谎的后果就是用无数个谎言去弥补,这条路只能走到黑。

其实第三人格消失,这个案件就真的成了没有凶手的案子,有始无终。在现实世界里,一个人死了,有尸体,有一切证明他存在的事物,无论怎样都会有刑法来惩罚他的罪行,可是如果在精神世界,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人间蒸发。

这真的就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剩下。

这是全世界法律仍存在的漏洞,可之前也没有过人格自相残杀而让凶手人格彻底消失的前例,刘昊然必将是个试验品。

可怜的是守旧的国家不会因为刘昊然而重新考虑这个案件,囫囵的判下死刑是众人希望看到的最好的结果。

殊不知这又将错杀两个无辜的人。

若是不能改变这个世界,那就彻底背弃,逃离。让刘昊然彻底跟各种可能的罪名撇清关系是你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你感到身上的警服愈加的沉重,压的你喘不过气,看来你已经不配当这个世界的警察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你一头栽进了床上,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就睡了过去。










之后的将近一周的时间你都没有再去医院,一直忙碌于警局里,这是一起大案子,各种细枝末节都需要你来整理,原来身边的警员都换成了新的一批人,用起来很不顺手。

新提交上来的报告写明,贫民窟已经全部封锁,四个死者掌管的十几年的地下世界被彻底连根拔起,所有丑恶的嘴脸都逃不过正义狠狠煽来的巴掌。赌博的,贩Du的,卖Yin的,七七八八都已经被关进了监狱,政府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要重整贫民窟的决定。

为了防止不良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政府封锁了一些消息,避免一些不良分子趁机蛊惑人心。

蝼蚁已经清除的不剩三三两两,警局上下都在为最后的开庭忙个不停。你作为这起案件中警队里唯一活下来的人至关重要。


果不其然,上面单独找到了你。



“特派员,你刚从大难里死里逃生,警局里希望你能修养,派别人来接替你进行最后的开庭。”



这套路,你觉得这么直白的临阵换人简直就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不了领导,相反,我更想亲自上阵,我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您把事情叫在我手上,包您放心。”



你直直看着面前的领导,刻意加重了“包您放心”四个字,你是警局的老人物了,这层意思彼此心知肚明。


“那好,交给你我放心。”领导意味深长拍了拍你的肩膀,你终于有了掌管整个案件的权利。



只要你横在资料收集和上层领导之间,他们就不能第一时间得到对他们不利的报告,你的胜率就更大一些。

三天后你穿着便服从医生那里拿到了报告,过目后你很满意,不过你私自把它扣下了,你不打算公开,这份报告是你在法庭上击垮检察官的王牌。

自己击垮自己,说起来也真的是很搞笑。




回到警局,你加入了整个案子的梳理当中,在此期间你与律师协作,由于大家对于刘昊然真实的病情并不知晓,只粗略得知他是个精神极度不稳定的人,所以很轻而易举的得出杀Ren偿命,直接死刑的诉讼请求。


人格分裂和精神不正常完全是两个概念,你扣押着人格分裂的报告,只谈刘昊然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更是断言多年的地下生活让他心理有阴影,有一定的极端暴Li情绪,第一次属于过激杀Ren,之后的三次就是很典型的Mou杀案。

你说服了所有人,不光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还靠你独自活下来的经历,每个人对你深信不疑。

在所有人看来,这就是一个疯子杀Ren的案子,这在警局太常见了,甚至每天都在发生,只是这次规模比较大罢了,他们甚至没有去联络警局的专职医生来诊断刘昊然。


死刑,妥妥的,法庭只是一个过场。


在你“出色”的配合下,开庭的日子被提前到了下周一,所有人都对这次开庭势在必得。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