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六》你X刘昊然(警局特派员X连环杀Ren犯,人格分裂,黑化)

三更(´・_・`)

我的天我的文这么小清新的吗???

发展到现在俩人才刚亲嘴(╯°□°)╯︵ ┻━┻

这文快完了(嘿嘿













《暗夜(十六)》







在开庭的前一天,你去医院看望了刘昊然。

两名主治医生信誓旦旦的向你保证刘昊然的恋母病好的透透的了,只要不去很作死的恶意引导他就好。



你去的那天刘昊然正巧结束了最后的关于心理安抚的治疗,一个人正坐在医院后院的亭子里晒太阳。

老远就看见了他的身影,在一群伛偻的老人中很显眼。正直清晨,初升的太阳把它的光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它的天使。刘昊然安安静静当坐在亭子里,他被周围的花簇拥着,白净的皮肤泛着细微的光。

他低头专注的做着什么,你又往前走了几步才看清。

他手里正拿着一个铁丝箍成的架子,旁边放着一个绿色的毛线团,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半是娴熟半是生疏的把毛线一点一点覆盖在架子上。他正在专心的做着一个四叶草。

刘昊然低着头,他的侧脸真的是无法言语的完美,低垂下的眉眼让他整个人充斥着一种沧桑却稚嫩的矛盾感。

他瘦了,原来奶声奶气的男孩现在看起来更像一个男人,整个人撒发出淡淡的威严。


“还看。”


突然的话语把你拉回了现实,原来刘昊然早就看你看了好久。


“再看就是木头人了。”他笑笑,朝你伸出了手。

“我………”话到说时方恨少,二三十天了,你心中千言万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拉拉我的手吧,好久没有人牵我的手了。”刘昊然有委屈的看着你,没有在意你说不出话的尴尬。


没有犹豫的,你紧紧抓住他的手,刘昊然顺势一用力,一下子把你整个人拽了过去。你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坐在他身上,而他则把手里的四叶草放一边,双手紧紧把你环抱住。


“你…刘昊然你!你!你!”你被着从未有过的光天化日下的亲密举动吓得整个人像个大结巴。


刘昊然虽然只有20岁,却是185的大个子,你坐在他身上,他刚好可以亲吻到你的颈窝。


“嘘…别说话,让我抱会儿。”他把下巴搭在你的肩膀上,像一只小狼狗一样舔弄着你的脖子。“这么久没见,想死我了。”

“你……刘昊然你真没羞没臊。”你嘴上骂着,还是乖乖让他抱着,你自己也涨红了脸,后背贴着他的胸膛,上次如此亲密还是在那间囚禁你的屋子里,你和他同床共枕的时候。


想到这里你觉得你整个人都要被刺激的大姨妈提前了,而一旁清晨散步的大爷大妈们不时瞥到凉亭里这幅奇怪的画面,这让你感觉像是公开处刑。


“你,你差不多行了。我今儿有正事儿来找你。”你深呼吸几次,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脑子。

“明天开庭对吧,我收到法院的通知了。”刘昊然依旧抱着你闷闷的说。

“你害怕吗?”

“不。”

“为什么?”

“大不了一死。”

“放屁,我不会让你死的。”


刘昊然没有回应你,你也没再说话,他就依然这般紧紧抱着你,像是恳求时间再走的慢一点。可是时间没有真的变慢,朝阳越升越高,渐渐原本洒在刘昊然身上的阳光被亭子的亭顶彻底挡住了。


“我知道杀Ren偿命。”

“你没杀Ren。”

“他杀了,跟我杀了没什么区别。”

“这不一样!”

“一样的,这些人命总得有个人去背。”

“不是你。”

“是我。”

“不是你!”

“明天就是死刑了,今天是我和你最后一次见面。”

“你在说什么屁话!”

“啧,真是个暴脾气的丫头。”刘昊然揉了揉你的头发,却还是很宠溺的笑。但是渐渐的他的笑容僵在脸上,你背对着他,没有看到。



“你知道么,他们治好了我的恋母病。”

“嗯…”

“用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手法,总之,结果很简单粗暴。”

“什么…?”

“我不再记得我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了,也不记得我和母亲都做过什么事。”

“什,什么?!”

“对,他们删掉了我的一些记忆,当我彻底清醒时,脑子就像快要炸了一样。我失去了母亲的记忆,也就失去了和很多事物的联系,我的记忆断断续续,甚至…和另一个人格之间的关联也变得很淡很淡。”

“艹…那群疯子!”你气的火冒三丈。


刘昊然还是紧紧抱住了想要起身去找麻烦的你。


“但是,你知道吗。当你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你。”


“…刘昊然你……”


“我与你何时相见,如何爱上,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都变得模模糊糊。”


刘昊然还是把脸埋在你的背上,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但只有一件事,我从始至终都十分肯定。”




“那就是,我爱你。”




你转身看他,惊起了落在刘昊然发梢的蝴蝶。眼前的人没有过去,也不知道他的未来,他过的浑浑噩噩,连记忆都变得残缺不堪,可他依旧如此深信不疑,他爱你。

你震惊的看着他的双眼,眼泪很没出息的爬上你的眼眶,九死一生,兜兜转转,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昊然笑着静静看着你变红的鼻尖,他突然前倾身子,双手把你向怀里拉近,不偏不倚的吻上你的嘴唇。

他的呼吸轻轻落在你的脸上,不安分的牙齿在轻咬着你的嘴唇。你一时间大脑当机,睁大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刘昊然,如此近,你甚至可以看到他轻颤的睫毛。

这个吻很轻,带着一股初吻时的小心翼翼,也带着一种诀别时的缠绵不舍。明明是两个已经一起睡过觉的人,第一次接吻却是这么难舍难分。





“你别乱动,让我临死前最后亲你一次。”

“放屁…我不会让你死的。”















该来的终于来了。

你在法庭的卫生间呆了很久,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整理衣服,尽管它们已经十分完美。你紧张的手里都是冷汗,连手里预备的精神病院的报告都被浸透。

开庭,你听着检察官照本陈述刘昊然的各个杀Ren经过。

辩护,不过铁证如山,刘昊然也没有钱,派给他的三流辩护律师很显然只想走个章程。

自我辩护,刘昊然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辩护席,他的脚镣实在太重,刺耳的拖拉声你听到一清二楚。


“被告,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刘昊然对于检察官对他的控诉并不能全盘接受,那些事情都不是他做的,虽然记忆共享,但并不代表所有事情他都会记得。

“我……我没杀过人…”


众人哗然。


“我,我不记得了…”

“法官!被告是在恶意拖延时间!”律师咄咄逼人,“任何一个犯人都可以说自己忘了不记得了,但铁证如山,如果被告无法及时给出证据来反驳,那么我认为你的任何陈述都没有任何作用!”

法官点了点头,“被告,请你就检查方对你的控诉给出最直截了当的反驳依据。”

“我…”刘昊然努力回想,他只记得自己是如何在那一晚杀掉第三人格的,他当时一时冲动的爆发,彻底撕碎了第三人格,却没想过一切罪名都会落在他身上。


事已至此,他只能认罪,他的身体在他人的掌控下做出了许多事情,他需要替这副罪行累累的身躯赎罪。


“好,我…我认——”


“等一下!”


一个声音打断了刘昊然最后一个音。

在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你踩着高跟鞋,甩着大步走进众人的视野。保卫们退在一旁,为你让出了一条路。

今天的你穿着一身黑西服,里面是敞着领口的白衬衫,白衬衫虚掩着的,是昨日刘昊然为你编织的四叶草项链。


“很抱歉打断庭审,我是这次行动的特派员,总负责人。检查方发现了新的很重要的证据,需要当庭陈述。”你举手向法官示意。

“关于被告是否认罪,我希望这个环节在我宣读完最新证据后重新进行一次。”

“好。”法官示意刚刚震惊的人群坐下。


你不慌不忙的走向法庭中央,刘昊然在被告席上怔怔的看着你,为了不被他干扰,你只能狠心背朝他。





成功与否,就看这殊死一搏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