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暗夜(十七)》你X刘昊然(警局特派员X连环杀Ren犯,人格分裂,黑化)

本周末最后一更(●°u°●)​ 」












《暗夜(十七)》





你举起手上的文件夹,向法官示意。


“我手上的,是XX精神病院对于嫌疑人刘昊然的精神鉴定报告。”

“刘昊然,男,20岁。

多人格分裂症,间歇发作。

心理医生和催眠师对刘昊然进行了三个多星期的心理治疗,了解并且记录了每个人格的具体情况,我手上的是纸质版报告,另外附有的录音已经由警方全权保管,可以作为双方的参考。”


你将手里的纸质版报告复印了很多份,检查方,法官,辩护律师每人都拿到一份。


“心理医生以及催眠师是XX精神病院的专家,并且XX精神病院一直作为警局的精神病特属监狱在使用,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员全部有相关证件,我可以保证这份报告的专业可信度。”


在你说话的同时,所有人都在快速浏览这份报告,检查方明显不知道会出现这么大的岔子,和你曾经同台梳理案件的律师惊愕的瞪着你。


“这是一起恶性杀Ren案件,关系重大,”你毫不畏惧的对上她的眼神,原封不动的瞪回去,“而检查方却并没有将嫌疑人刘昊然的精神问题仔细考虑,是我们极大的失职。”

“你!”检查方的律师忍无可忍,整个人“腾”的站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你。“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特派员!”

“我知道,我很清楚。”

“杀Ren偿命!天经地义!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死刑!”

“你知道吗,你刚刚说出的话,是作为一个专业律师最不齿的。”

“你!”

“够了!安静!”法官高声制止了愈演愈烈的场面。“两位,这是法院,法律是这里的原则。”

“特派员,请继续你的陈述。所有人保持安静。”


律师狠狠瞪着你,不甘心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你表面很镇定,实际心里忐忑不安,每一句话都要实打实的说稳,现在就是走着钢丝过悬崖。


“好,我继续。想必各位都已经仔细阅读过了这份报告,那么问题来了。”你转过身,伸手指向戴着手铐的刘昊然。

“既然是第三人格犯下的杀Ren案,受到法律制裁的,只能是第三人格,显然刘昊然现在的身体只存在第一和第二人格,不是我们要找的“凶手”。这起案件从最开始就重新进行认识。”

“刚刚刘昊然在最开始自我陈述时即表露,他没有杀人,也什么都不记得,正是印证了报告中所写的,“没有记忆共享,三个人格单独分离存在”这一条。”


你深吸一口气,转向刘昊然的辩护律师,对方显然没有认真做功课,原本打算草草了事,没想过出现了大反转。


“在此我请教被告的辩护律师,您作为一个辩护律师,为何没有主动联系医院对被告进行精神鉴定呢?”


对方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的确没有,他甚至在此之前都没有去见过刘昊然这个人,更别提了解刘昊然,他在开庭前才粗略的看了案件的经过,并且在自己的心里就给刘昊然判了死刑。犯了这么大的案子,他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只是拿工钱吃干饭罢了。


“我,我……我忘,忘记,了…”辩护律师整个人都结结巴巴的。

“忘记?”你冷笑几下,“怕不是你心里也早就觉得判了死刑是你的上司愿意看到的结局吧。”

“特派员,不要言语刺激,不要谈及与本案无关的话题。”法官及时呵止了你。

“抱歉,我失礼了。”你收回情绪,重新冲着辩护律师举起手里的报告,“现在我问你,像被告现在的情况,在法律将如何认定。”


辩护律师因为你放了他一马长呼了一口气,你的发问他不敢怠慢,赶紧把自己多年的老本拿出来回答。


“关于人格分裂的患者相关的刑事案件世界上已有先例,法律上主张用医疗手段介入,整合人格,并且最终留下凶手人格,之后可以配以相应的刑罚措施。不过……”

他有些为难,“被告现在头脑里的凶手人格已经彻底消失,这是没有过的…在法律界,还是空白。”


话音一落,在场的听众以及陪审团都一片哗然,所有人议论纷纷。


“安静!”法官大声制止了人们的“嗡嗡”声。

“有重要证据出现,休庭一小时,双方请各自整理你们的资料,下半场重新申明你们的立场。”



“休庭。”











刘昊然被警员带进了监狱里,你随着人群快步走出了法庭。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你已经和检查方背离,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你已经成功了百分之五十,上半场的庭审你把刘昊然从“一定死刑”拉到了“法律空白区”,接下来的百分之五十就需要实打实的拼嘴皮子和法律功底。

你不是个律师,所知甚少,但你有帮手。辩护律师一休庭就瘫坐在座位上,他这回可丑大发了。你整理衣服,踏着高跟鞋盛气逼人的走到他面前。


“别犯傻,我下半场只能靠你。”你把他从座位上揪起来,真他娘的重。

“我从来不知道这案子这么复杂…”

“现在你知道了也不晚。”你敲了敲桌子上的各种资料。

“你得帮我。”

“怎么帮?”

“我要刘昊然无罪,当庭释放。”

“你这是在开玩笑,这么多条人命,抓了四五个月才抓到的嫌疑犯说放就放?”

“我虽然不是个律师,但我参加过的庭审比你看过的科幻故事都多。”你用指尖狠狠戳了戳辩护律师的胸口。

“我说能办到,就肯定能办得到。”


辩护律师被你戳的胸口疼,但他知道眼前的女人是真的下了血本,这不是个好惹的女人,但也绝对不差,有她在这案子说不定真能成。


“好,我帮你。”


你庆辛辩护律师的转变比你估计的快些。


“我们现在先快速回顾案件。”

“不过从最开始我需要重新考虑,报告中提到的第一次的过激杀Ren,就是由第三人格强制性占用被告身体完成的。”辩护律师翻看着报告,很快进入状态。

“没错,之后第三人格策划了后三起案件,第一第二人格对此毫不知晓。”你补充。

“到你所说的为止,这个案子就是典型的人格分裂刑事案件,在法律上,第一第二人格无罪。”

“好。之后第三人格在我报警后,就自我崩溃瓦解消失。”你刻意撒了谎,和报告上保持一致。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第三人格的这种行为是精神领域的“畏罪自杀”行为,在法律界,我们主张以人格来划分个体而不是身体。”

“在现实生活中,一个罪犯畏罪自杀后,他身边的无关人员不应受到任何牵连,而在精神领域同样适用,第一第二人格由于没有记忆共享,对案件毫不知情,他们不应当承担任何刑事责任。”你由此给出自己“无罪”的陈述,辩护律师点点头。

“若是这般顺下来,无罪可以成立。现在的被告相当于错抓的两个无辜人员,满足当庭无罪释放的条件。”

“好。”你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知己知彼,我们需要推测检查方会抛出什么难题。”

辩护律师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个案件虽然是法律的空白,但并不是毫无依据。现在所有的已有证据都指向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对方如果依然指控刘昊然有罪,如果胜诉,将掀起法律界的轩然大波。”

“你是说……”

“对的,从古至今人们都认为一个人的灵魂匹配一个人的身体,可随着科技的发展在医学界发现了多重人格的存在,即推翻了灵魂与肉体一一对应的原则。人,因为具有思想而成为人,所以在法律界混沌了几年后最终确定将人格作为划分“人”的依据。所以,刑法作为对肉体的惩罚,需要人格与肉体同时受罚才有效,这也就是为什么会选择人格融合。”

你思索片刻,接上辩护律师的话,“所以一旦检查方胜诉,那么就代表着刑法直接实施在了与灵魂不对应的肉体上,这与法律界一贯的原则背道而驰。”

“Bingo。”辩护律师笑了笑,“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佐证他们的观点。我们赢定了。”


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


“除非……”

“除非什么?!”你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除非…被告亲自认罪…”辩护律师对上你的惊恐的眼神,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正如你想到的一样。

“快去监狱!!”你抓起桌子上的文件,疯了一样往法庭的临时监狱跑,辩护律师二话不说也紧跟着你。


正如电影里面所说的一样,有些律师会去牢房以询问的理由接近被告,这段时间是私密的,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或者达成了什么共识,甚至做了什么决定,根本无人可以知晓。

之前有过开庭被告就撒谎认罪,一切都按照检察官的方向走,辩护律师急得跳脚也挽救不回来这条人命。一旦能够让被告心甘情愿的跳下火坑,辩护律师这跟救命稻草根本拉不住他。

刘昊然在法庭上差一点说出的“我认罪”还回荡在你耳边,你的心“咚咚”直跳,右眼皮一直在打颤,这不是个好兆头,上面要求死刑的意思很明确,你希望昔日的同事不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但是最难猜的就是人心,况且下三滥的手段你也用了不是吗。










一路跑到法院的临时监狱,你跑得差点断了气,这让你想到很久以前在贫民窟的地下,和刘昊然一起从氯气里逃命的日子,估计跟今天这速度差不多。

整个人扑倒在监狱的前台,你把警员吓了一跳。


“呼…刘,…刘昊然…,我,呼…我现在要求见被告…”


你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辩护律师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赶紧亮出了律师证。


“抱歉,被告现在正在与检查方的律师会面,无法与您见面。”

“什么!”艹,晚一步!

“那!那什么时候结束?”

“最长的会面时间不可以超过一小时。”


一小时!休庭就只有一小时!他们很可能已经做好了不让你和刘昊然见面的打算。


你彻底慌了神,赶紧转头看向辩护律师,“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


辩护律师眉头紧皱,他别无他法的握紧拳头,说出了那句你最不希望听到的,让你绝望的话。







“听天由命。”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