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风的世界

随缘写文

《汉克,马库斯与康纳没羞没臊的日常》

《汉克,马库斯与康纳没羞没臊的日常(2)》




马库斯没有和康纳汉克回家,他选择在卡尔的家里下车,这是他的来处,也将是他的归处。与马库斯道别,剩下的两人回到了汉克的家中。



“咔”开门。

一个黑影迅速扑了过来,略过汉克直接冲向了康纳,来不及躲闪,康纳被扑倒在地上。

“嘿!嘿!”康纳笑着抱住身上毛绒绒的大家伙,“看来Sumo今天心情很好啊,是想我了吗?”

身上的大狗“唔唔”两声,脑袋在康纳的胸口蹭啊蹭,颇是一副亲昵的模样。汉克看着身旁在地上磨蹭的一人一狗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吃里扒外,”默默开灯,“起来别忘了把旁边的衣架摆好。”

“好的,”从一旁钻出来的康纳的声音有些闷,Sumo一直在舔他的脸,引的康纳“咯咯”笑个不停。




仿生人没有人类细腻的触感,但经验告诉康纳以多大力度的抚摸会博得动物的欢心,当然对待此时此刻在桌子旁喝闷酒的某人也一样。

从Sumo身下离开,康纳走到汉克的背后。


“头又疼了吗?”

“嗯,没关系我喝一会儿就感觉不到了。”


康纳走近了汉克,把汉克手里的酒瓶拿开,双手轻轻按住汉克的肩膀,向后拉向自己。汉克知道他想做什么,默默的将自己的后背和头靠在站在身后的康纳身上。


“闭上眼睛。”汉克闭上眼。


康纳熟练的为他按摩太阳穴,等到汉克的眉头舒展,继而为他按揉肩膀,颈椎。

这让汉克回想起来康纳第一次为他做这些的时候,那是个雪天的夜晚,在警局,汉克为接二连三奇奇怪怪杂乱无章的案件头疼时,一直乖巧的坐在他对面的待机康纳,突然站起身,走过来为他按摩。

他的手法当时生疏极了,谁能想象得到一个昂贵的警用仿生人会主动帮你按摩呢?机械的手指按压的力度时重时轻,但是汉克没有像以往骂骂咧咧,他真的很累,需要休息。

康纳很聪明,或者说,他身体内的学习板块很高端,在不间断的分析汉克的心情后,他的按摩手法越来越好。这也是让汉克改变对仿生人的态度的理由之一吧…大概,反正汉克是这么想的。

意识回到现在,汉克能感到自己的脑袋不再该死的疼了。他伸出手,将自己颈椎上的手拉到嘴边,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谢谢,真的。”


康纳听到后翘起嘴角,虽然汉克看不到。


“所以,汉克,我会让你吃一些健康的食物,你的头疼与压力大和酗酒有很大关系,明天我会向你的冰箱里放蔬菜沙拉,请务必在我下周来时吃完。”

“哦Fuck干你娘的。”


汉克又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很乖的享受着康纳的按摩。


“说真的,今晚,留下吗?”汉克靠在康纳的身上闷闷的说,“说真的,我不想看你自己站在外面的仿生人停用站里。”

“汉克…那里很安全,不会有事的。”

“我不习惯,你留下来怎么样,就当我晚上头疼时有个帮手。”

“好的,我会站在客厅沙发旁边,处于待机状态,有任何问题叫我即可。”


汉克仰头撇了一眼康纳,对方正眨着大大的狗狗眼看着他。


“哦…该死,你这样站在客厅里Sumo会跟你玩一晚上,你在我那屋子里睡,我的床很大。”

“汉克,我是警用仿生人,没有陪孩童一起睡觉的母婴辅助功能,没办法哄着你睡……”


还没说完,忍无可忍的汉克转身就给康纳的脑袋来了一拳头。


“把你该死的糟糕的冷幽默系统给我关闭!什么玩意儿!”


看着汉克憋红了的脸,康纳真的忍不住的笑出声。







夜深了,临睡前两人与马库斯通了视频电话。马库斯现在成为了卡尔老爷子遗产的管理人,卡尔没有给他的混蛋儿子留下一分钱,大部分的画作他生前都没有选择捐出去,他留着,因为他相信马库斯有一天会回来。

打扫这栋大宅子花了马库斯不少时间,此刻屏幕另一边的他灰头土脸的,身上穿着清洁服,手上戴着橡胶手套,脸上身上一片黑一片灰,像只异色瞳的大花猫。


“你,还好吗?”康纳很怀疑马库斯的排热气孔会不会被灰给堵死。

“还好哈哈,这里有很多我和卡尔的回忆,打扫起来我也很开心。”

“明天我会带你去找份工作,上次在车里答应你的。”

“好的,维护这栋房子的确会花不少钱,我得去找份工作。”马库斯看起来很高兴,有些激动的晃动着手里的扫把。


他真的回家了,汉克在一旁看着两个仿生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在警局当时他看到了马库斯的演讲,甚至在之后的起义反抗也有全程直播,他都看了,印象中的那个领袖马库斯在枪林弹雨中依然毫不动摇,与现在眼前的年轻仿生人相差甚远。

现在的马库斯,更像是邻家的孩子,脏兮兮的,但笑得很开心。




这日子会一天天的好起来的吧。

汉克瞥了一眼身旁某个正妄图在自己的衣柜里找一套合身的睡衣的仿生人,又看了看客厅里睡着打鼾的Sumo,心里不禁想。


评论(4)

热度(132)